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残疾世子丑颜妃》残疾世子独宠世子妃 强强 重生之残疾世子丑颜妃虐文

更新时间:2019-12-29 18:06:48

《重生之残疾世子丑颜妃》残疾世子独宠世子妃 强强 重生之残疾世子丑颜妃虐文 连载中

《重生之残疾世子丑颜妃》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疯哑杀杀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林念菀,念菀

经典小说《重生之残疾世子丑颜妃》由疯哑杀杀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念菀,念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既然林姑娘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若是本世子再推辞,真真让天下百姓寒心。”司空翳应允道,不过有一点,他还是要着重说明一下,免得到时,...展开

《重生之残疾世子丑颜妃》免费试读

“既然林姑娘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若是本世子再推辞,真真让天下百姓寒心。”司空翳应允道,不过有一点,他还是要着重说明一下,免得到时,林将军父子没有救下,还连累了璃王府。

“皇帝以林姑娘与本世子的亲事为由,欲除掉心腹大患,若要林将军无恙,本世子与林姑娘的亲事怕是要继续下去。”

“那是自然。”

对于这门亲事,林念菀求之不得。

随后,司空翳补充说:“待事成之后,姑娘是去是留,皆由姑娘做主!”

若非救父心切,林念菀岂会嫁于他,这一点,司空翳心里明白,毕竟,他身有残疾。

且,这也是皇帝的计谋,林念菀因他身有残疾而不愿嫁,而他因林念菀的丑貌不愿娶,一个不愿娶,一个不愿嫁,要么成为一对怨偶,让将军府和璃王府不得安宁,要么抗旨不尊,一石二鸟,总归最后的结果,对皇帝而言,都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然,有些事情,早已脱离了它本来的轨迹,皇帝想要他们死,他们偏偏要好好的活着。

林念菀呢喃,“我怎会离开!”

前世,家破人亡的林念菀被林父安全的送出了京都,意外之下,林念菀到了军中,结识了替兄从军的郡主司空翎,成了知心好友,后来,与易了容的司空翳相识相知相爱,因为将军府的事情,林念菀始终没有答应司空翳,徐州别时,她终于松口了,待重逢时,他们便成婚,结果,她还是食言了。

“往后,臣女要仰仗世子爷照拂了。”

“彼此彼此!”

俩人达成协议之后,雅间的气氛有些尴尬,林念菀紧张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走更不用想了,且不说她此时走,有利用司空翳的意图,但说她对司空翳的感情,让她心有不舍。

前世,徐州一别,便是生死相隔,今下,虽说十日之后,便是两人的大喜之日,但前车之鉴,让林念菀心中忐忑不已。

司空翳似乎也忘记了让林念菀离开,静静的喝着茶水,丝毫没有察觉林念菀灼热的目光。

良久,雅间的寂静被敲门声打破,林念菀依依不舍又带着窘迫移到了门口,打开门,见到明月站在门口,她下意识的往里看了一眼,司空翳一如之前的平静,她收回目光,听到明月小声的说:“公子,他离开了,与他见面的人也离开了,奴婢并未见到此人。”

这种结果,林念菀早就想到了,林璟尧生性多疑,怎会让他们轻易抓住呢?

“无碍!”遇到林璟尧本就是偶然,怎敢奢望一下子抓住林璟尧的把柄呢?“你且等我一下。”

“喏!”明月退了出去。

林念菀再一次看向司空翳,心中虽有不舍,但她也知她该离开了,于是,“世子爷,臣女先告退了。”

司空翳并未挽留。

待林念菀离开后,司空翳唤了焰棠进来,“去查查林念菀。”

焰棠回道:“爷可是怀疑林姑娘?”

司空翳的手在桌上一敲一敲,沉思道:“林将军幺女,吾有所耳闻,今日一见,天差地别,不似传闻。”

最大的疑点,林念菀竟知他的表字‘子羽’。

“属下立刻去查。”

……

此时,林念菀并不知她心心念念,对此心怀愧疚的司空翳因为她激动之余所喊出来的‘子羽’而怀疑她,她离开酒楼之后,无心继续逛,便带着明月直接回府。

刚进宅院,阴魂不散的林烟语又出现了,“念菀,祖母要见你。”眉眼中尽是幸灾乐祸。

林念菀就当没有看见林烟语的神情,略带紧张又受宠若惊的的问:“堂姐,你可知祖母找我所为何事?”

“自是好事!”林烟语揶揄,“祖母说你大婚在即,大伯母又红颜薄命,有些话代大伯母要同你讲,免得出了岔子。”

林念菀听闻,先是一喜,后又变得忐忑不安,神情紧张,“堂姐,之前,因我的容貌,致使祖母离府,逢年过节,祖母也不许我去,如今,我这般贸然前去,万一惊扰了祖母,岂不是罪恶?”她一副忧愁的样子,摇摇头,“我还是不去打扰祖母了,免得让祖母看到我心里难受。”

林烟语赶忙说:“那可不行,若是让祖母知晓,我可就罪过了,念菀,虽说这么多年,祖母不让你去请安,但她老人家时常念着你,说你自幼丧母,大伯又常年不在,你一个人难免寂寞害怕,让我过来陪你说说话,解解闷,要不是这两年,祖母身体日渐愈下,她便亲自过来。”

林念菀心中鄙夷,此番话,假若被有心人听到,还不得戳着脊梁骨骂她,说她不尊不孝长者,“堂姐,你说的这是哪里话,我一个小辈儿,岂敢让祖母亲自来看我,那不是折煞我吗?”

紧接着,她又说:“让爹爹知道了,定会打我。”

嘴上这么说,心里又是另一番话,爹爹那么疼她,才舍不得打她呢!

提及林璟珩,林烟语酸酸的说:“大伯那么宠你,舍不得打你,而且,我们都不说,大伯又怎么会知道呢?”不像她,是父亲手里的一颗棋子。

她所说的正好是林念菀心中的腹诽,幸而林烟语不知,不然,她指不定怎么嫉妒呢?

“好了。”林烟语没有继续方才的话,“我们赶紧去见祖母,莫要让老人家多等。”

说完,拉着林念菀的手腕,往外走,根本不给林念菀拒绝的时间。

其实,就算林念菀拒绝,林烟语也有法子让林念菀去,再不济,让祖母亲自去‘请’,到时,林念菀的处境将会是她乐意所瞧见的。

林念菀的祖母早在林悦昕出嫁前,搬离了将军府,住进了二叔家,也就是林烟语的家,说是因为瞧见林念菀那张可怖的脸,而吓出了毛病,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眼看着不行了,二叔站了出来,训斥一番后,带着她搬出了将军府。

自从离开将军府,精神好了很多,由此,谣言再起。

出了将军府,走了一段路程,一座大宅子出现在俩人的眼前,精明的小厮瞧见林烟语,屁颠屁颠的打开侧旁的小门,让开路,让林念菀和林烟语进。

若是往常,林念菀跟着林烟语进去了,可今日,甚至是往后,都将不行。

林烟语不知,“念菀,怎么不走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