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引鹤》引鹤止渴 同人 引鹤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0-01-10 00:04:13

《引鹤》引鹤止渴 同人 引鹤完结版 连载中

《引鹤》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泊舟小妖分类:玄幻言情主角:郎敖英,敖英

《引鹤》为泊舟小妖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翌日清晨等十七醒来的时候,郎敖英已经不在了,她翻身下床在院中找了会也没见郎敖英,便去问大福。 大福摇摇头也不知道,正好这时见林昆...展开

《引鹤》免费试读

翌日清晨等十七醒来的时候,郎敖英已经不在了,她翻身下床在院中找了会也没见郎敖英,便去问大福。

大福摇摇头也不知道,正好这时见林昆准备出门,便问道:“嘿,那个,那个谁来着?”

想了会,十七道:“木棍,你过来。”

木棍?大福诧异的看看十七,又望望林昆,心想:人家不是叫林昆嘛?哪来的木棍。

没听见自己的名字林昆当然不会过去,即便听见了也不一定很听话的过去。

见林昆不理自己,十七大步上前,一把揪住林昆后领道:“我叫你呢。”

林昆不悦的挣扎两下,没挣开,怒道:“放开我!”

十七手一松,原本还在使劲往前挣扎的林昆猛的向前窜去,差点一头扑倒在地上。

他站稳身子骂骂咧咧的冲过来想给十七一拳头,却还没碰到十七身子,就被十七踹了一脚,坐在了地上。

十七昨晚就想帮林大哥揍这小子了,拽的跟王八二五似的,好像所有人都欠他钱没还。

“你找死!”他站起身,挥动着拳头还想往十七身上招呼。

这回十七没躲,算着时间一屁股坐在地上,哎呦哎呦痛叫起来。

一旁的大福与大贵双双抬手捂脸,哦不,大贵是闭眼,他们实在觉得十七这模样丢人。

恰好这时林承峰从外回来,看见林昆挥着拳头,十七坐在地上痛苦的叫唤。

当即上前骂道:“碎崽子你作甚?皮痒是不是?客人你都敢打。”

林昆也懵了,他都还没把拳头打在人身上呢,他咋就倒了,如今看见自己爹回来,瞬间明白十七是故意的。

还不等他开口解释,十七先痛苦的叫唤道:“林大哥,我都没惹他,他竟打我。”

林承峰也很是气恼,他儿子什么德行他是知道的,整天就知道给他在外惹事闯祸,所以十七的话他深信不疑。

本想上前将十七扶起来,但想起郎敖英说十七是女人,又不好意思直接去扶,便转过身气愤的一脚踹在自己儿子身上,道:“还不给人道歉,将人扶起来!”

万一肚子里再有个娃娃,摔出个好歹来可咋办。

“爹,是他自己摔的,不是我打的。”林昆终于有了可以狡辩的机会。

林承峰显然不信他,朝着他身上又是一脚:“给人道歉!”

迫于自家亲爹的威力,林昆只好认栽,心不甘情不愿的将十七从地上扶起来,小声道:“对不起。”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十七假装耳背。

林昆望了眼自家亲爹,大声道:“对不起。”

十七满意的点点头,道:“这还差不多。”

林昆回过头看他爹,林承峰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可以走了,林昆这才灰溜溜的离开,临走时他回过头狠狠的看了眼十七。

想着等自己爹不在的时候,将这亏找回来。

“对不住啊弟媳妇,这碎崽子凶得很,说话不顶用得踹。”

弟媳妇?

十七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道:“无事无事,郎敖英去哪了?”

林承峰道:“出门去了,说是出去走走。”

“哦,那我去找他。”十七说罢就要出门找郎敖英。

林承峰点点头,便忙活自己的事去了。

十七刚走到门口,便见不远处几个红红绿绿的男子朝这边走来,走在最前面的正好就是郎敖英。

“你家小白脸真香,出门一趟招这么多花蝴蝶回来。”大福站在十七身旁对不远处的景象点评道。

十七疑惑道:“花蝴蝶?”仔细望去,好像还真是花蝴蝶。

郎敖英叫苦不迭,他就出门走了一圈,竟引来四个花枝招展的男子朝他抛媚眼,那模样一想起来他就浑身起鸡皮。

远远看见十七,郎敖英忙不迭是地朝她跑去,身后的几个男子也跟着他跑。

“呦,小哥何时有断袖的癖好了?”十七调笑道。

郎敖英忙解释:“不是这样的十七,你听我说······”

话还没说出口,便听身后一男子道:“哥哥你居然骗人家说自己不喜欢男人,你身边这不就是个男人吗?”

其他几花蝴蝶附和道:“就是呀,哥哥把人家骗的好辛苦。”

听见他们说话,十七浑身打个寒颤,搓搓手臂,继而让开门并作出请的手势,然后学他们阴阳怪气的语调,道:“哥哥没骗你们,几位客官里面请。”说罢故作娇羞地用袖子捂着嘴,朝郎敖英抛个媚眼。

从她说话开始,大福就自动退避三舍,郎敖英也被她不男不女的语气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懂她要做什么。

而郎敖英身后的四只花蝴蝶见状咯咯的笑了起来,挥动着袖子故作羞态的打了下郎敖英,便跟着十七进了院子。

见郎敖英还愣在门口没进来,便道:“哥哥你来呀,来玩呀。”

郎敖英恶心的差点将刚吃的东西吐出来,遂撇过脸不忍直视。

十七回过身道:“那位哥哥不玩,我陪你们玩怎么样?”

四只花蝴蝶恋恋不舍的望向郎敖英,眼中秋波泛滥,其中一只道:“哥哥来嘛。”说着还想上去拉郎敖英。

然这时不知从哪钻出来的大福,很适时地将门哐地一声关上,语气不善的说道:“十七,你要是玩不出个什么来,就别出来!”

郎敖英担心十七,想去打开门,却被大福制止。

“走,我带你去看。”大福拉着郎敖英的衣袖说道。

郎敖英问:“看什么?去哪?”

大福没说话,拉着他绕到屋后,接着便带着郎敖英跳上了房顶。

郎敖英吓得心跳加速,晃荡了两下便有模有样的学大福朝院子望去。

此时院中,只见十七吊儿郎当的坐在石桌上,勾着手指挥来喝去。

那四只花蝴蝶不知何时都将衣服脱了,每人手里拿根木棍,正在边哭边笑地互戳。

“红裤衩,红裤衩,快戳粉裤叉的腰,他的腰露出来了。”

“诶,花裤衩你使劲啊,绿裤衩都没笑。”

房上要不是大福拽着郎敖英,估计他早就滚下去了。

这画面实在不堪入目。

作为一个正经人家的读书人,郎敖英很难接受院中正在上演的戳人戏码。

戳人腰部原就极为不雅与无礼,除了十七这世间他想不出会有第二人干这样的事。

如今她竟然将人的衣服脱了看人互戳,如此羞辱别人,她竟还很开心。

“十七!”郎敖英站在房上喊了声。

十七早就发现他们在房上了,此时郎敖英叫她也并未惊讶。

抬起头,十七露出一个极为良善的笑。

大福拉着郎敖英落到院子里。

“十七,放他们回去。”郎敖英道。

闻言,十七歪着头看他,笑道:“心疼啊?”

看了看四只花蝴蝶,他们身上皆被戳的青一块紫一块,有的甚至被划破出血。

看起来是有些让人心疼,但十七并未打算放开他们。

“十七!”郎敖英有些生气,他将花蝴蝶们的衣服从地上捡起,一个个给人穿身上,继续说道:“你放开他们,让他们回去。”

郎敖英强硬的态度,让十七心头略微不爽。

“为何?”十七勾起唇角笑不达意。

“你只图自己一时畅快,倒是顾及下别人的感受。”郎敖英冷着脸说道。

这还是郎敖英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同她说话。

大福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了,扯了扯郎敖英衣袖道:“你误······”

“大福!”大福的话还没说出口,便被十七喊住。

大福立马闭了嘴,十七站起身走到郎敖英身旁,道:“你是如此认为?”

郎敖英别过脸不看十七,继续道:“你放开他们。”

十七盯着郎敖英看了片刻,弯起唇角冷然道:“好啊。”于是大手一挥便解除了对四只花蝴蝶的禁锢。

被解开禁锢的四只花蝴蝶,再顾不得上前对郎敖英抛媚眼,当下惊恐万分地连滚带爬跑出了院子。

十七在解除四只的禁锢后,便也消失在了院中。

郎敖英站在原地,看着十七消失的地方一言不发。

大福在旁哎声叹口气,道:“你误会十七了。”

闻言,郎敖英转过头,面无表情地道:“误会?”

分明就是她在羞辱别人,他亲眼看见的,还能有假?

大福不缓不慢的说道:“那四人,是四只花蝴蝶。”

“???”郎敖英皱起眉,花蝴蝶?

大福莫不是和十七呆久被带坏了。

即便对方癖好不同常人,但这般形容男子,实为羞辱。

“大福!你莫非也同十七一样?”郎敖英道。

大福诧异地抬起头,道:“十七不是说同你讲过妖的存在嘛?”

“是同我讲过,这有何······”郎敖英忽然知道了什么似的,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对,十七与大福都叫那四人花蝴蝶。

“大福,你是说那四人是妖?”郎敖英附在大福身旁,低声问道。

“对呀,四只蝴蝶妖嘛。”大福道。

如同被重石砸中般,郎敖英脑中不停出现十七那句:你是如此认为。

说这话的时候,她分明生气了。

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他何以这般想她,竟还生了她的气。

郎敖英心中懊恼不已,本想问问大福十七去哪了,他应该去找她,向她道歉。

但回过神来时,大福也不见了。

郎敖英顿时慌张起来,叫了几声也没人应。

当下赶紧去寻林承峰帮忙找人。

虽然他知道,若是十七生气不想见他,他怎么找都找不到。

但他还是想去找她,当面向她道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