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掠爱成瘾,专宠抢婚妻》掠爱成瘾 同志 掠爱成瘾,专宠抢婚妻RPS

更新时间:2020-01-14 06:03:11

《掠爱成瘾,专宠抢婚妻》掠爱成瘾 同志 掠爱成瘾,专宠抢婚妻RPS 连载中

《掠爱成瘾,专宠抢婚妻》

来源:作者:城之以南分类:婚恋主角:蒋田,秦潇潇

《掠爱成瘾,专宠抢婚妻》作者:城之以南,婚恋类型小说,主角:蒋田,秦潇潇,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连日来的事情一桩接一桩,蒋田向来清晰得根根分明的神经乱糟糟的揉作一团。是从没有过的心烦意乱。 “对不起。” 蒋田转身推开门,秦潇...展开

《掠爱成瘾,专宠抢婚妻》免费试读

连日来的事情一桩接一桩,蒋田向来清晰得根根分明的神经乱糟糟的揉作一团。是从没有过的心烦意乱。

“对不起。”

蒋田转身推开门,秦潇潇顶着红红的眼圈别过脸看他,有些吃惊。

“没关系。”

她低下头不看他,也不问他为了什么道歉,蒋田站在门口想进来,又有些挪不动脚。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每一桩都有好多疑点,我……你知道的,我不喜欢有什么事情是在我的掌控之外。”

她知道,当然知道。

点了点头,秦潇潇“嗯”了一声,还是不怎么想说话。

蒋田在门口看了她一会儿,转身走了。

孙家的人音讯全无,一夜之间蒸发了似的,蒋田派了人守在门口,整整一晚上,孙家没亮一盏灯。

撤回派去蹲点的人,蒋田知道,他们最近都不会回来这边了。

尽管如此,秦怀生出国留学的事情还在紧锣密鼓的安排着,没过几天,他就按原计划被送到了机场。

“我爸妈呢,谁也不来送我吗?”

秦怀生堵着安检口死活不肯进去,翘首以盼的样子挂着一丝伤感。

“就到了。”

蒋田也不急着赶他进去,秦怀生这一走得两年才能回来,总得让秦家见见儿子。

说话间,已经远远的看到秦泰恩,他身后跟着捂着心口的戴梦文,林云朝他们招了招手,“秦叔,在这边。”

一看到儿子,戴梦文就有些想哭……蒋田当真没有欺负秦怀生,一段时间没见,他似乎还胖了点儿。

“走吧,去了国外好好念书,好歹是去国外,总得有些长进。”

关心的把秦怀生从头到脚打量了几遍,戴梦文还是没忍住眼泪,秦怀生一看到她哭了,就有些不耐烦。

“我又不是上战场,死不了人的,你哭什么哭!”

一直沉默不语的秦泰恩敲了他脑袋,瞪起了眼睛,“怎么跟你妈说话呢?!”

知道他是心疼自己老妈,秦怀生只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就在三人话别之际,蒋田一直在观察秦怀生,他的眼睛有意无意的总往机场大门那边瞟,似乎真正在等的人,并不是秦泰恩和戴梦文。

“走吧,时间差不多该去登机了。”

收到蒋田眼神示意,林云故意上前催促。

秦怀生说了句知道,脚却半点没挪步,他看了看时间,自己也有些急,伸长了脖子到处看。

“找什么呢?”

弯了弯嘴角,蒋田突然问他。

“找美美,她答应来给我送机。”

秦怀生顺口说完,戴梦文就在旁边捶了他一下,“什么,你还敢跟她搅和在一起?你当她是什么好女人吗?”

戴梦文气得发抖,好不容易被秦泰恩劝住的眼泪又往下掉。

“妈!”

秦怀生恼火的瞪她一眼。

“是孙美美亲口答应你的?什么时候?”

和蒋田对视一眼,林云跟着问他。

秦怀生翻了个白眼,“有几天了,你们说让我出国的时候,不是把手机还给我了?就是那个时候说的。”

推算一下时间,是孙美美送医之前……眉心舒展,蒋田神情严肃,看来,秦怀生还不知道孙美美出了事故。

“不用等了,她不会来。”

蒋田摆了摆手,示意秦怀生赶紧走。

听出他话里意思不对,秦怀生眯着眼看他,是个夹着火待发作的样子,“蒋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和她家人一起离开丰城了,去了哪里,没人知道,就是前两天的事情,怎么,她没告诉你吗?”

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怀生,蒋田可不会允许有谁破坏他的计划。

安检口的人越来越多,眼看着就要排起长龙,蒋田让林云把他塞进去,戴梦文却在这个时候拽住秦怀生,一脸的不舍,“到了之后,给家里来个电话。”

她死死扣着儿子的手,秦怀生长到这么大,从没离开过她身边,就连大学都是在她眼皮子底下念的……应她的要求,秦怀生考了本地的学校。

“行了,别耽误了飞机。”

秦泰恩半搂半抱的拉过戴梦文,又朝秦怀生看一眼,忍不住叹了口气,“好好照顾自己,要是没钱了,跟家里说,只要你是走正路,我们卖了房供你都行。”

“伯父,他的费用我包了,不过,我在那边已经替他联系好兼职的地方了,他需要自己赚钱去付房租和生活费。”

没有孩子,蒋田自然不能理解秦泰恩说的卖房也要供,他只会冷酷的去制定一些适合打磨秦怀生的方案,并不会有一丝的同情或不忍。

更何况,他给他的环境,是优渥的。

眉头微微一皱,秦泰恩咬着唇沉默了会儿,重重的一点头,“谢谢蒋先生。”

秦怀生还没来得及对自己未来两年的命运提出抗议,林云就已经把他塞进了安检口,例行检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懵的,乃至于坐上飞机了,人还没反应过来。

“各位乘客请把手机等电子用品关机,飞机即将起飞,为了您的安全,请提前系好安全带。”

乘务一排排检查过来,走到秦怀生面前时,他刚把手机掏出来。

正想关机,却突然来了电话,看到上面的名字,秦怀生一个猛子站起身,“喂,美美……”

八个月后,平江城酒楼。

零星建木重新在丰城站稳了脚跟,饶承信设宴邀请股东,顺便讨论下年前分红的事情。蒋田以股东和客户的双重身份出席,秦潇潇也被他带在身边。

酒桌上,秦潇潇有些不太自在,饶承信时不时的在桌子底下碰一碰她的脚。

“秦小姐,蒋先生可是公开夸奖过你,说你是他最得力的助手,这杯酒我敬你。”

其中一个股东笑呵呵的站了起来,他是饶承信后来拉入伙的股东,股份不多,腔调却玩得十足,一双小眼睛精明的闪着光,反倒显得猥琐起来。

秦潇潇端起饮料,刚想去碰杯,那人就把手移开了,“哎,秦小姐你这可不地道,你那杯子里装的,可不是酒。”

“我不会喝酒。”

秦潇潇还端着饮料站那儿,下意识的看了看蒋田。

“秦小姐酒精过敏,沾不得酒,要不这杯我替她喝了。”

意气风发的站起身,饶承信又微微弯一弯腰去和他碰杯,面子是给足了,可蒋田这边,却是有些被他打脸。

登时,酒桌上的几个人全都似笑非笑,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不动声色的吃着菜,蒋田拽秦潇潇坐下,又往她碗里夹了块红烧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