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锦庭娇》锦庭娇内容介绍 XXOO 锦庭娇GL

更新时间:2020-01-17 12:17:03

《锦庭娇》锦庭娇内容介绍 XXOO 锦庭娇GL 已完结

《锦庭娇》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青铜穗分类:玄幻言情主角:温婵,沈渠

《锦庭娇》为青铜穗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不去了。” 沈羲望了眼院子,又说道:“去叫几个人来把屋子清清吧,所有闲置的地方都收拾干净。 “后头罩房先不动,东厢房两间屋子让...展开

《锦庭娇》免费试读

“不去了。”

沈羲望了眼院子,又说道:“去叫几个人来把屋子清清吧,所有闲置的地方都收拾干净。

“后头罩房先不动,东厢房两间屋子让他们母子搬进去住。院子里头再种些花,最好找个角上挖个花池,弄几块石头进去,看着顺眼点。”

到底是安身之处,虽是破旧了点儿,也得尽量弄得像个样子。

十二年前大秦亡国,张家阖家被灭门,算起来那个时候张解夫妇或已仙去,府里应是由哥哥张煜与侄儿阿善撑起门楣。

出事的时候阿善应该正值盛年,张煜应该也取代张解成为了一家之主。

那会儿张家也该是儿女满堂,只不知道他们尸骨如今都在哪儿?

经过一夜的休整,她思绪也格外清晰起来。

当时未能察觉的疑问,如今总不时跳到她脑海里。

首先最令她感到不解的是,大秦不似大周民风开放,温婵一个养在深闺的弱女子,她究竟从哪里雇的凶手杀她?

就算她有钱,她总得需要渠道来认识这些人。

就算她有渠道,对方也不可能那么莽撞,不弄清楚被杀的是谁,就贸然下手。

当时大秦天下,真的遍地都是为了点银子,就不惜被权倾天下的张家玩命追杀的人吗?

如果只是为了银子,那凶手把温婵要杀她的消息贩给张家,得到的绝对只会比温婵给的钱更多。

退一万步说,就算这杀手蠢得离谱,温婵总归还得撇清自己的嫌疑。那么,事后她又是怎么脱险的?

张家不可能对张盈的死没有半点疑虑。

为了堵住张家人的眼耳,她绝对得费上十二分精神。

而就算仅凭她温婵个人的能力能做到以上这些,那么她嫁给徐靖也应该完全不成问题。

那她后来为什么又嫁到了韩家?

这个韩家,当年又是什么人家?

她这里扶着廊柱出神,珍珠听她交代完却不敢怠慢,立时前往三房所在的撷香院而去。

她们院里并没有人能够办得到沈羲所说的这些事,而中馈掌在三太太纪氏手上,要人行事,自然该去请示纪氏。

撷香院也在东跨院,只不过位于拂香院北面。

昨夜沈歆才从万荣堂被骂离开,纪氏就赶了过去。

起初她是不想去的,上房毕竟是上房,虽是老太太不在了,可也还是有两个太姨娘在。

屋里起什么纠纷,她这个做儿媳的说什么都不方便。

何况老爷子还特地安排了孙姨娘协同她一起打理中馈。

既然孙姨娘也有话事权,那她更乐得当聋子。

但后来下人来回禀说连沈歆都给骂了出来,她就不能再装听不见了。

这家业来日便就是长房继承,虽说三房也有份,可到底越不过黄氏去。

且此番黄氏带着儿女在京师住了这么久也没有去意,怀着什么心思她也不难猜出来。

倘若沈祟义真调回京师,那她手上的中馈大权必然得归还黄氏。

没有这中馈权,她损失的又岂是一星半点?

这眼皮底下沈歆都吃了亏,再装不知就难免被黄氏抓住把柄,赖她出了这么大的事都不过问。

整个书房里乱糟糟,只知道沈若浦丢了东西,又不知是什么东西,问了也没人明说,只有孙姨娘答了句,说是公务上极要紧之物。

纪氏想起孙姨娘那副模样就不由皱起眉头。

她不明白为什么沈若浦非得派个孙姨娘协助她管家?难道是格外宠着孙姨娘吗?

可从前胡氏在世时他可没有这么做。

孙姨娘如今即便有分管之权,也没见沈若浦对她格外好上哪一点,可见不是因为独宠她。

独独权力到了她手里沈若浦便如此,想来是对她的能力没有信心。

在他这个公公眼里,她这个拓跋贵族出身的三媳,竟比不上死了的二媳!

她锁眉扶额,心意一点点浮躁。

余光忽然望见不远处炕上坐着,正偷偷撩着丫鬟发帘的沈渠,不由又针刺了似的直身喝斥起来:“贱人蹄子!没见爷们儿正习着字么,整这些勾当,可见是个不要脸的骚狐狸精!”

她抬手拿起只杯子甩过去,杯子落在地上,摔成几片。

丫鬟吓得连忙跪地磕头,沈渠也立刻垂头拎起笔,装模作样练起字来。

只是写了两笔又偷看一下地上丫鬟,心思竟没有一刻完全落在笔下。

门外大丫鬟紫薇闻言走进来:“怎么了?”

“把这贱蹄子拖出去,让余嬷嬷好好赏她几板子!”

纪氏余怒未消,怒斥道。

紫薇连忙跟着厉声骂了丫鬟几句,领着她走了。

绿萍进来沏了茶给纪氏消火,又顺势切了盘蜜瓜给沈渠。

端着盘子的白皙素手一伸过来,沈渠又不免多看了几眼。

纪氏满心眼里全是火:“你们沈家的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绿萍没想也沾了身灰,暗地里瞪了眼沈渠后脑勺,默不作声出门来。

到了廊下,正遇见有小丫鬟远远地过来道:“绿萍姐姐,梨香院的珍珠在外头,说是她们院子要作清理,请太太拔几个人过去。”

绿萍一腔郁闷正不知该冲谁发泄,再一听是梨香院,便将她劈头盖脸骂起来:“没见太太正陪着二爷习字吗?哪有那么多功夫理那些破事!

“收拾个屋子都要太太派人,她们院里都是太太小姐么?出去几年回来倒长脸了,你也是没眼力见,怎么什么事都接茬!”

她这里骂得声音不小,一是心里着实恼着沈渠而借口发泄,二则是实在也鼓不起那勇气去回纪氏,借此让纪氏听听怎么回事便罢。

哪料得珍珠这会儿就站在院门下,院门距此不过十余丈,竟是把这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顿时她只觉寒意裹身,浑身发颤,气得竟是连气息都吐不顺畅了!

她们院里统共就三个下人,这也叫做出去几年回来长了脸?!

倘若他们把人手给足了她们,他们又何曾会为这点事来烦她?眼下倒成了他们的不是了!

当下也不等那丫鬟来回话,转身便就回了梨香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