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狂后驾临》狂后倾国奏如晨 straight(直人文) 狂后驾临年下攻

更新时间:2020-01-20 00:07:40

《狂后驾临》狂后倾国奏如晨 straight(直人文) 狂后驾临年下攻 已完结

《狂后驾临》

来源:成都涵泊万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作者:九轮分类:古言主角:凌馨,那只

《狂后驾临》是九轮写的一本古言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狂后驾临》精彩章节节选:凌馨凑上前去,耸动鼻尖,闻了一下,“唔,这味道真难闻。”捂上鼻子,以免那些刺鼻的气味有毒,凌馨对齐朝说:“你帮本宫带上这只杯子,我...展开

《狂后驾临》免费试读

凌馨凑上前去,耸动鼻尖,闻了一下,“唔,这味道真难闻。”

捂上鼻子,以免那些刺鼻的气味有毒,凌馨对齐朝说:“你帮本宫带上这只杯子,我们回清芙殿去。”

说完,凌馨便吹熄了蜡烛,在齐朝的保护下,又平安无事的回了清芙殿,并且还没有被人发现。

清芙殿——

凌馨将茶杯底的凝固物用银针挑出,放在白色的绢帕之上。

鼻尖凑近,又闻了闻,没错,就是植物汁液的味道!

“只是这个味道本宫是在哪里闻到过呢?”

凌馨自言自语,缓步走到窗边。

今夜忙活了一整晚,凌馨的脑袋到现在还没有得到半分的休息。

打开窗子,凌馨只想要吹吹冷风,清静一下。

目光漫无边际的向院方放空着,忽然,凌馨的眸子就锁在了不远处在夜色里左右摇晃的夹竹桃上。

眸子顿时一亮,“对啊,就是夹竹桃汁液的味道!”

“翠芝!”凌馨转身大叫道。

“主子,怎么了?”翠芝赶来,问道。

“翠芝,明日若是平贵人的猫到咱们这里来玩耍,你记得帮本宫把那只猫留下来,顺便再告诉我一声。”凌馨说道。

“是,主子。”

翠芝皱皱眉,眼睛瞟了一眼桌子上放着的脏茶杯,不知道凌馨在搞什么名堂,但是主子不说,奴才就不要问,这是宫里的规矩。

嘟嘟嘴,翠芝只好把自己的嘴巴管得严严的。

第二日——

翠芝摘了一只树枝,无聊的坐在院子里等平贵人家的猫咪来访。

“这活儿可真是无聊啊!”

翠芝一手托着下巴,一手甩着树枝,百无聊赖的模样都快要在太阳底下睡着了。

“喵——”

忽然,一阵微弱的猫叫声引起了翠芝的注意。

“咪咪?是你么?是不是你来了啊?”

翠芝来了精神,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转动身子,满院子搜寻着咪咪的身影。

这只咪咪是平贵人的宠物,平日里,咪咪很喜欢来清芙殿这边玩耍,雅静和翠芝向来喜欢小动物,看到咪咪来,雅静和翠芝就会用一些剩菜剩饭去喂它。

久而久之,咪咪也不怕生了,闲着没事就会跑到清芙殿这边来要食儿吃。

“咪咪!”

翠芝满院子叫了两声,听到呼唤,咪咪缓步从屋檐上走了下来。

“哎呀,原来你在这里啊,难怪我没看到你。”

看到咪咪,翠芝快步走上去,一把把咪咪抱起来,在怀里宠溺似的抚摸着。

走进内室,翠芝开心的说:“娘娘,我把咪咪给你抱来了。”

凌馨瞅了一眼,便放下手中的书,走到翠芝的面前说:“嗯,很好,你等我一下。”

说着,凌馨就走到圆桌面前,取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脏茶杯里的凝固物,和一些吃盛夏的饭菜,搅和在一起,放入咪咪专用吃饭的小盘子里,道:“你把这些给咪咪吃了吧。”

“主子,你往饭菜里放的是什么啊?”翠芝鼓鼓嘴,不解的问。

“现在保密,以后你就会知道的。”

说完,凌馨转身又走到内室中,取出那盏破茶杯,径直来到院子里放垃圾的地方,摔得粉碎。

不想日后会有人发现此事,引起皇上和德妃的注意。

平贵人——

用过午膳,平贵人和梓常在约在一起闲聊打发时光。

嗑着瓜子,梓常在环视了一圈屋里,道:“姐姐,你的那只咪咪呢,怎么我来了这么久,也没见到它,搁原先,它若是知道我来了,肯定早早跑出来,找我要食儿了。”

“我也奇怪呢,近日总是不见它的踪影,谁知道跑到哪里也去了。”平贵人张望张望屋外,继续嗑着瓜子。

咪咪自从在清芙殿吃了那些掺有夹竹桃汁液的饭菜,近日咪咪总是不亲近人,走路也不太利索。

在屋外晒外太阳,咪咪懒懒散散的走回屋内。

看到家里来了梓常在,咪咪也只是睨了她一眼,便走到别的地方去躲清闲。

“哎?瞧,咪咪从外面野回来了。”平贵人看到咪咪,对着梓常在说道。

“哎哟,还真是,来咪咪,过来给你吃瓜子。”

梓常在嬉笑着,弯身,把一粒磕好的瓜子放在掌心,想要引诱咪咪过来。

但是咪咪非但没有理会梓常在的好意,反而竖起尾巴,弓着后背,对着梓常在戒备的“喵喵”叫起来。

“哟,还认生了怎么?”

梓常在不怒反笑,以为咪咪是在和自己闹着玩儿。

“妹妹,还是别理它了,估计是在外面吃饱了,所以才对什么都没心情了。”

“不行,看它这样子,我就想征服它。”

起身,梓常在缓步走到咪咪的面前,道:“来,咪咪,让我抱抱。”

说着,梓常在就不知好歹的伸出双手,想要抱咪咪。

咪咪异常恼怒的对着梓常在喵喵直叫。

但是梓常在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抓起咪咪,梓常在刚想要温柔的抚摸它。

“喵!”

咪咪突然发出嘶吼一般的咆哮,伸出尖锐的利爪,咪咪毫不留情的给了梓常在一爪。

“啊!”

梓常在忽觉脸蛋很疼,扔下咪咪,摸摸脸上的辛辣,指尖上竟然沾染了温热的液体。

“哎呀,我的脸!”

梓常在捂着脸,痛苦的大叫道。

“妹妹,怎么了?”平贵人找急忙慌的跑过来,一看,梓常在稚嫩美丽的小脸蛋上,赫然多出一条细长的伤口。

“我的脸毁容了!”

梓常在哭喊着,忽然,抬起眼眸,梓常在指着平贵人,怒喊道:“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嫉妒我长得比你漂亮,所以你训练你家的咪咪这样来伤我!”

“我?”平贵人无辜的指向自己,然后看着躲到一旁,看戏的咪咪,道:“我从来没有过啊,一定是这个猫到了发情期了,才会这样暴躁!”

转身,平贵人道:“来人啊,把猫抓过来,任梓常在处置。”

“是。”

说着,几个小太监就围了过来,将咪咪围在了墙壁的角落里。

“喵!”

咪咪警惕的看着人群,后背躬的高高的,好像只要有谁赶上前,它就敢和那个人拼个你死我活。

“快去抓啊!”

梓常在站在不远处,跺着脚,恨不得现在就把咪咪逮住,狠狠的处置它。

一声令下,太监们也不敢怠慢,全都先是发出去的箭一般朝着咪咪涌去。

而咪咪也不是善茬,见无路可退,秘密挥舞着双爪,在每一个飞过来的小太监身上或者脸上,留下斑斑驳驳的口子。

“哎呦哎呦。”小太监们全都发出疼痛的喊声,但是为了取悦主子,大家都不敢松懈半分。

最终,咪咪终于寡不敌众,被小太监抓住了,放进了笼子里。

“主子,您要的猫。”

小太监躬身,呈给了梓常在。

“好了,你们下去去收拾收拾身上的伤口吧。”

平贵人用帕子掩嘴,看着小太监们惨兮兮的模样,自己心里直念罪过。

“哼,我一定要灭了你这个小杂种!”

梓常在狠狠的盯着咪咪,嘴角荡出一抹邪恶的温度。

“来人啊!乱棍打死这只猫!”

一怒之喝,梓常在的脸上血光泛滥,她的眸底伸出更是猩红无比。

叫你敢划伤我的脸!打死你都是便宜你的。

小太监们把猫带到院子去,棍子起起落落间,咪咪的声音惨绝人寰,第六棍刚刚落下,咪咪就咽了气。

平贵人躲在门后,看着自己的爱宠被打成了肉酱,心如刀割。

哎,咪咪要怪就怪你自己的命不好吧,我实在没有实力来救你啊。

叹了口气,平贵人走到梓常在的身边道:“妹妹,现在猫也死了,你还是赶紧叫太医来看看脸上的伤口吧。”

“滚!你少管我,我脸上的伤和你也脱不了关系,日后我再和你算账!”

甩开平贵人的纤纤玉指,梓常在大步流星的从咪咪身边走过,回了自己的寝宫。

清芙殿——

凌馨在水仙花前细心擦拭着叶片上面的灰尘,道:“雅静,这几日怎么不见平贵人的咪咪来这边讨食吃呢。”

“哎,主子,你是有所不知,平贵人的猫被梓常在打死了。”雅静忧伤的看着水仙花叶,叹着长气,脸上的神情有些悲伤。

凌馨假装一惊,手里的动作顿顿,诧异的说:“打死了?梓常在不是向来喜欢那只猫么,怎么好端端的就把她打死了?”

“奴婢听说,是那只猫先抓伤了梓常在,所以梓常在才一怒之下,下令让人打死了那只猫,说也奇怪,那只猫平日里很是乖巧,近日,奴婢听说平贵人身边的宫女说,咪咪很是反常,也不亲近人了,天天叫个没完,走路也不太利索了,没想到,才没几天它就攻击了梓常在,哎,都不知道咪咪到底是为什么才会这样。”

雅静卷着手里的帕子,有些微咪咪的遭遇感到惋惜。

确实是只可爱的小猫呢。

原来是这样,凌馨暗暗说道,转转眼睛,凌馨心里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那梓常在没事吧。”凌馨没有情绪的说。

“怎么能没事呢,主子你也知道,这梓常在的脾气向来高傲,况且她是被咪咪伤了脸,所以她肯定会暴跳如雷啊,奴婢听说,梓常在因为这事还和平贵人大吵了一架,闹得很不爽快呢。”雅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