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侯府庶女:凤临天下》重生之侯府庶女凤倾羽 小白文 侯府庶女:凤临天下总受

更新时间:2020-01-20 00:16:12

《侯府庶女:凤临天下》重生之侯府庶女凤倾羽 小白文 侯府庶女:凤临天下总受 连载中

《侯府庶女:凤临天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深兰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容嫔,吴越盈

《侯府庶女:凤临天下》作者:深兰,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容嫔,吴越盈,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皇上的话如同一道炸雷炸醒了越盈,她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策划这么久小心翼翼隐藏着的心思,就在这个男人的三言两语之间,被看的一清二楚...展开

《侯府庶女:凤临天下》免费试读

皇上的话如同一道炸雷炸醒了越盈,她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策划这么久小心翼翼隐藏着的心思,就在这个男人的三言两语之间,被看的一清二楚。

“哼!志向虽大,胆子却小,终究难成大器。”皇上似乎是有些失望了,看着越盈发呆的样子,冷哼一声就打算离去。

能用者,物尽其用!不能用者,他也不必强求,毕竟他并不缺可以使唤的人,又何况仅仅只是一个小女子呢……他还是太看得起她了。

“皇上留步,奴婢从今以后便是皇上的人了,所作所为皆凭皇上吩咐。”越盈眼见皇上就要离开了,心知这是她唯一的一个机会了,一咬牙,直接挺身抬头道。

说完,又觉得好似缺了些什么,眨了下眼睛,越盈又飞快的补了一句:“此生绝无二心。”

“好。”皇上快速的转过身来,他不缺能用之人,却唯独缺少忠心之人。

面前这个女子,有远见有才识,实乃女子之中罕见,既然她不愿意做他的嫔妃,那么他就给她这个机会,成为他手下能用之人……将来的前途,定然比为妃要强的多。

“想要做朕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需要向朕证明你有这个能力。”皇上丢下一句话,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第二日一早,钦安殿那边来人传旨禁足容嫔月余,又将宫女吴越盈调入了钦安殿。

直到这时,容嫔才知吴越盈竟然兜兜转转在自己的地盘上呆过那么久。

被禁足之后,容嫔可算是彻底失了宠,期间皇上又有了可心的人,后宫就是这样,今日她宠冠后宫,明日你拔得头筹,永远不缺想往上爬的女子,而皇上只有一个,谁输谁赢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从此以后,容嫔在这偌大的皇宫之中,又算得了什么?

而这一切,容嫔都记在了那个叫吴越盈的小贱人身上,就是因为她的出现,皇上才会移情别恋,自己才会失宠,以至于容嫔连自己没有被封妃的事情,也一并记在了越盈身上。

而这一切……都不是现在的越盈所关注的。

最近几日,图门来人入大夏朝拜,请求皇上赐婚图门,遣一位公主和亲,结大夏与图门永世之好。

然而……皇上并不赞同,这一点越盈是知道的。

只是,皇上没有理由拒绝,亦没有办法公开与图门对抗,毕竟还有一个蒙古在虎视眈眈,一旦大夏与图门开战,若是不能速战速决,恐怕蒙古那边也要来插一脚,扰乱这一池浑水了。

皇上思考的地方很多,他必须顾全大局,却也不能向图门妥协。

图门原本不过是大夏的一个附属小国罢了,现如今大夏当真赐嫡亲的公主是和亲,那么也就是在告诉世人,大夏将图门当做盟国来看待,这是皇上所不允许的。

越盈深知皇上的难处,更是时刻记着那一晚皇上说过的话,他说想要做朕的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需要向朕证明你有这个能力。

吴越盈很清楚的知道,她要是没有办法向皇上证明自己的能力,在皇上眼中不过是一个废弃的棋子。

她想要向上爬,想要得到皇上的赏识,首先就要会替皇上分忧。

选择做谋士,本身就比为嫔为妃要难的多,嫔妃只需要迎合皇上的口味,而谋士却要讲究真本事。

绞尽脑汁冥思苦想几日的越盈还是拿不出一个好的解决方案,这一日又开始替皇上整理桌案,做一个符合她表面身份——宫女的本职。

然而后半晌,宫里又传开了容嫔重获恩宠的消息。

起因是关于今年皇上寿辰,虽然已经下旨不得大型Cao办,但是各宫还是送来了贺礼。

而容嫔那儿则借此机会给皇上献上了一副刺绣,上面绣的是皇上平素最爱的前朝诗人的一首词,双面绣的手法最考验功底,加之绣出来的字清秀小巧,颇符合皇上的喜好。

皇上高兴之下,撤了容嫔的禁足令,又赏了许多东西给容嫔,当天晚上就翻了容嫔的牌子。

容嫔复宠这件事儿,在后宫掀起了轩然大波。

大部分人都以为容嫔这次是阴沟里翻船,再无受宠的可能了,谁想容嫔竟然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且让皇上解了她的禁足令。

不过就连越盈也不得不承认,容嫔这次是当真下了血本了,那一副刺绣被皇上悬挂了钦安殿中,她有时收拾东西的时候也能看到,上面字一点一滴都是出自一人之中,没有任何掺水的成分在,由此可见是容嫔亲手绣的。

其中吃的苦楚,可见一斑。

即便容嫔如何的嚣张跋扈,也耐不住皇上喜欢她啊。

皇上这一罚一宠,虽然容嫔晋妃的机会是彻彻底底的没了,不过也足以让后宫中人刮目相看了。

一时容嫔风头无二,众人都不敢轻易招惹。

倘若说容嫔再度得宠,对于这深宫之中谁的威胁性最大,一不是嫔妃,二不是秀女,被容嫔现今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非越盈莫属。

现在容嫔再度博上位,一个是小小宫女,一个是帝王宠妃,其中的天差地别难以形容。

看见容嫔过来,越盈只好避着她打算走开。

奈何容嫔这一下眼尖不已,已经在越盈打算离开的时候看见了越盈的出现。

“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咱们陛下的新宠吗?呵……小贱人,你以为你真的能逃脱的了我的手掌心,昔日你做了什么,就得想到天理循环,报应不果。”

容嫔打老远看见了越盈过来,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拽住越盈的胳膊,恶狠狠的说道。

“容嫔娘娘万安。”迫于无奈,越盈还需得给她行礼请安,入宫多日,她自然不如当初的无知莽撞。

她很清楚,在这后宫之中,即便你再讨厌一个人,表面的功夫也要做到滴水不漏,特别是一个比你地位更高的人。

在你没有能力与她抗衡的时候,做到表象不被她抓住把柄,这才是第一步。毕竟……在这深宫之中,想要弄死一个人太过轻易,恐怕高高在上的容嫔娘娘想要除掉她一个小宫女,比捏死一只蟑螂难不了多少。

“万安?本宫一日不除掉你,就一日安心不起来。小贱人,你知道吗?”容嫔的语气有恃无恐,实在是狂傲不已。

越盈本身就不是一个能逆来顺受的人,听着容嫔一口一句小贱人,没来由的心里窜起了一股子火气。

不过是一个小小嫔妃,当真把自己当做母仪天下的皇后了不成?

这深宫之中,最不缺的就是这种有貌无脑的女人,越盈想要发火,又不好直接当着容嫔身后婢女的面给容嫔难堪。

索性一把甩开了容嫔的钳制,越盈转身就走。

“你……小贱人,还反了天了不成,别以为你现在入了钦安殿本宫就拿你没办法了。”容嫔见越盈胆敢当着她的面放肆,气恼不已。

“奴婢不敢,娘娘想怎么样是娘娘您的事情,奴婢没有资格去质疑您什么,同样……奴婢也不认为奴婢示弱之后,娘娘就会放过奴婢。”越盈抬起头,将目光紧紧的盯住容嫔,一字一句眼中尽是寒光。

容嫔吓了一跳,却觉得就这样放过这个贱人未免太没面子。

嘴角勾唇一笑,容嫔算是有了计较:“来人啊,本宫有些想吃莲子羹,正巧越盈姑娘在这里,你们就带她一起去帮本宫从池子中采些莲子回来吧,记住……要亲眼看着她将莲心一点点的给本宫剔出来,而且只能用手。”

“越盈姑娘,你没意见吧?”容嫔状做询问的朝越盈展颜一笑。

意见?这种东西她有资格有吗?

越盈直视容嫔投过来的眼神,神色平静道:“能为娘娘分忧是奴婢的本分,奴婢怎敢会有意见。”

“那就好。”容嫔张扬妩媚的脸上尽是笑意。

越盈现在是皇上的人,容嫔没有十足的把握并不能直接去整治她,但是不出了这口恶气容嫔始终心下难忍。在她看来,自己不能封妃的事情全怪这个叫越盈的宫女,自打自己遇见了她开始,事事皆不顺心。

越盈无视掉容嫔脸上的嚣张得意,索性以采莲子为名告退。

因着容嫔不放心越盈会乖乖听话,特地派了自己宫中的两个侍婢跟着越盈,监督越盈的一举一动,以防她有不轨之心。

深秋时月,越盈被赶到了莲池之中,身边一个侍女假装漫不经心的一把将越盈推入水中。

越盈尚未注意身边的动向,竟被侍女得手,落入了湖中。

真是欺人太甚,越盈想要喊出来,但是在身体落入冰冷刺骨的湖中那一刻,幡然醒悟,即便怒了又如何?

自己终究只是一个小小宫女,一无权二无势,能奈容嫔如何?

反倒不如将计就计,隐忍埋伏,让容嫔为自己的愚蠢买单。

就在这时,越盈脑海中一个激灵闪过,快的越盈几乎就要捉不住这个思绪了。

对啊,好一个将计就计、隐身埋伏,既然可以对容嫔用这招又为何不能对图门用这招呢?

图门不是想要求一个大夏的公主联姻么,那好,大夏就给它一个公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