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长女复难为》长女难为 天然受 长女复难为小白文

更新时间:2020-01-20 06:06:02

《长女复难为》长女难为 天然受 长女复难为小白文 连载中

《长女复难为》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美人妆YM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汪木善,陈忠

主角叫汪木善,陈忠的小说是《长女复难为》,它的作者是美人妆YM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白日聚宴,乐山记得,重头戏还在后头呢。 在树上倚靠没有多久,就听见树底下的轰动声。 屋里的女孩子争相往外头走,乐山跃步从树头跳下...展开

《长女复难为》免费试读

白日聚宴,乐山记得,重头戏还在后头呢。

在树上倚靠没有多久,就听见树底下的轰动声。

屋里的女孩子争相往外头走,乐山跃步从树头跳下,走到沉芫身边。

沉芫还不知究竟,问,“何事如此兴奋?”

“陈二妹,”来人与她道,“你听见了吗,从长兴楼传来的笛声,可都停了有一会儿了,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韩王已经从楼里走出来了,你再不去,就真的看不见他的脸了。”

哦,韩王李迥,哪里就如外人看到的这样了,虽然样貌周正,堪比徐公,为人外表温和,其实是与定远侯乃蛇鼠一窝,二人狼狈为奸,差不了多少的。

乐山没记错,这一年,裴家设宴,韩王却在内里召见了几位藩王,小聚了一番。

按时辰算,这时应该已经谈完事,从楼里出来了。

韩王名气高,非但由于他的相貌姣好,却也因为他实属年轻,彼时还没有娶妻纳妾,故以长安城一半未出阁的女子都想得到他的青睐。

那时,乐山随着人潮去了,又是豆蔻花开的年纪,旁人在湖边花枝招展,她自然也免不了俗,骚首弄姿都算正常的。

那便是她与他的初见,不,应当只是她对他的初见。

这一面,彻底失了乐山的魂。

人都道,韩王李迥怎样怎样好,可她打心眼里觉得,哇,这身旁的那一位,才好生俊俏啊。

这时候,他没有封号,却位分也不低,外人称他为一声,沈小侯爷。

想到这里,乐山嗤笑了一声,收起了飘忽的心思,她拉一拉沉芫,“二妹,好生无趣,不如咱先回去吧。”

无趣?

沉芫可没记错,晨起时,她在屋子里看书,不知道是谁硬拉着她要来。

“你认真说的?”沉芫保有怀疑的态度。

嘿,“难不成你也想去瞧一瞧,”她拨了拨沉芫头上的金步摇,“二妹,我没看出来啊,平日里一声也吭不出来的人——”

“打住,”沉芫给了一个眼神让她自行体会,“我嘱丫头去前头说一声,你若是与我一道回去,那现在就走了吧。”

“好呀。”

出门,小厮牵了马来,她接过绳子,就是看了一眼,便看出了问题。

凑近摸了摸马身,敢情谁这么瞧不上她,临出门,也给她的马下药。

那头马车里的沉芫在巷口等了好久,等了又等,也不见她人来。

丫头说,“大小姐莫不是先走了吧。”

沉芫点点头,很有可能。

撩了帘子,将要退步,忽见着那人从巷口走了来。

缓缓走到她车马旁边。

沉芫一阵警惕,“你的马呢?”

乐山望着她,道,“死了。”

“死了?!”

不明所以。

沉芫额头冒出一道冷汗,“你若是不介意,就上我的车来,这也比你在这里等的好。”

“不了,”她摇头,“你先走吧。”

乐山近来,摸了摸马头,嘱咐车夫,“路上小心些。”

沉芫倒不是关心她,只是出于礼节性问题,她还是问了问,“那你打算怎么回去?”

她许是还要逗留一会,晚点再回去。

哪知就听见她极其从容自若地说,“我走着回去。”

走着回去,从这里到城东,相当于跨了半个城,她要走到什么时候。

乐山看出了她的诧异,但没做解释,只嘱咐她,“关帘子,走吧。”

谁说走回去不好呢,到现在,乐山还没觉出个滋味。

纵使她眼见开阔,但重活一世,这样离奇的事发生在她的身上,她还是得慢慢消化。

既重回了十六岁这一年,那长安的繁茂,故土的芬芳,她还是亲身尝一尝的好。

随处可见的吆喝声,东跑西蹿的孩童们,茶楼酒楼的屹立,花楼的胭脂香囊,走一遭,砸到她身上的都有不下十个。

真好。

这就是长安啊。

走一走,身心舒爽。

“太和郡主返京,闲杂人等回避!”

“太和郡主返京,闲杂人等回避!”

唔,远处一阵尘埃,打头报马的人疾马开道,左右纷纷散开。

好大的阵仗呐。

对了,这一年,是齐家镇国公府的太和郡主返京的时候,太和郡主的名号,俨然如同一个鬼罗刹,在京中蹲的这几年,搅得京中风水自是天翻地覆一通乱转。

齐深这个人,她不待见。

行人退避,倾刻功夫间,就见着东门城门大开,数十兵骑风驰电掣般涌来。

“驾!”

入了京,也不收敛点,不知急着是要去哪。

开马并来,摆小摊的行人哪避得及,不吓出半个胆子,也躲不开大部队的到来。

“哎,哎,哎!”

在路边拉车的老牛,傻呆呆地瞅见前方冲撞过来的战马,一个惊雷,忽而开始发起飚来。

拉车的车夫也拗不过它,只随着它东撞西跑。

眼见着就要飚到路中央,实则你去就去了,不碍着乐山的事,却只是这牛要撞过来的方向,恰恰对准了乐山身处。

乐山四下望了望,已有了主意,老牛,且先对不住你了。

老牛往前冲,乐山一个脚一踢,只踹得牛车横劈过来,牛有兽性,乐山跳起来使劲,一蹬,就将它蹬到了可以停靠的硬物边。

摊铺不足以借力,乐山觉得那方停靠的马车可行。

这一使劲,牛车是停了下来,过道也清了开来。

这牛吧,似是晕厥了,但这马车里的人,可还好?

果然不出她所料,唯这辆车华而不实,能抗。

放下了脚,身边一阵呼啸,太和郡主的人马已大批越过去了。

马匹持过,此处顿时又热闹了起来,各司其职的自然做自己手头上的工作,摆摊的摆摊,卖水果的卖水果。

牛车主人跑来道谢,“多谢多谢。”

“不谢。”

然则牛及牛车被牵走了,而马车上的人却不是。

被冲击力撞得飞得老远的车夫,此时捂着伤口跑来,“嘿,你这干的什么事啊你?”

车夫一肚子牢骚,见着乐山,若不是碍着她是女人的身份,早上了手去。

“实属意外,”乐山作揖,对车内不知情况的人赔礼,“阁下可好,如有赔偿之处,小女愿做更陪。”

不报名姓的更陪,本就显得无诚意。

车内人声息甚稳,道,“无事。”

低低唤了一声急躁的车夫,“遮中,走吧。”

“哼!”

车内男子声线不显,碍于乐山与他谋事共处十余载,一听就听了出来。

是昭靖太子李邈啊,哦,不,此时应当还是郑王吧。

破碎的马车,一晃一晃走远了。

乐山观望着,淡淡笑了笑。

甚是稀奇,你说这人,既来接人,不挂牌木,偏独独驾了辆马车来看,啧啧。

论道李邈与齐深的纠葛,还有得看了。

大历十四年,她逝归泾阳,到这时,他二人之间还没有算得清楚,终没有圆满,这个中的事情,究竟怎样,乐山也没有弄得很是明白。

摇摇晃晃走回了陈宅,陈宅是庄旧宅,这时尚未修缮,排头的门匾,一行笔字浅淡的字数,“陈宅。”

父亲倒与她说过,这可是太祖时期,他老人家随太上皇征战沙场时,得太上皇亲手赐的门匾。

这么多年过去了,陈家最大的会辉煌也只是止于这里了。

再回到这条巷子,门前家丁依旧涣散,靠着石墩子打盹。

乐山走过去,踢了踢,“闹贼了。”

家丁顿醒,见着陈乐山,吓出了一身汗,“大,大小姐,你回来了。”

“老爷回来了没?”

家丁领她进正门,道,“回来了,回来了。”

“行了,别跟着了,去门口守着去。”

家丁抹了一把汗,奇了,素是严格执令的大小姐,今日竟没罚他。

回了府,初见家中布局,简陋是简陋了些,但好歹算个家。

默默感怀了一刻,提脚往内宅走,迎面遇见了她家大丫头。

“大小姐。”

这不是问兰么,真好,她还活着呢,“问兰。”

“大小姐,你可算回来了?”

问兰急也要急死,昨日与老爷吵了这一场架,今日说出去就出去了,眼见着二小姐都已经回来了几个时辰了,她家小姐还没有归府。

“嗯,我回来了。”

“小姐,”问兰在前头替她领路,“午时老爷那边来话了,说是嘱你回府了就去前头一趟,他有话要与你说。”

“好。”转脚往前头去,“那就先去父亲那里。”

父亲这个人,依她的话说,那绝对是个水货,肚子里没多少学识,手上也没有多少架势,所以才被内宅几位夫人拖累来拖累去。

不管怎样说,陈忠此人,多半是爱护家中子女的,尤其是将乐山看得重。

“父亲。”

“哎,”想他陈忠,怎么就生了这样一根筋的女儿,“你还晓得回来,你说说你,昨日那些话,哪句是你能说的了,”抽了案上的板条,要打她吧,又担心打不过,气不过朝自个儿手心抡了抡,“这下好了,个十年了,汪大人也算你身生师父吧,你仔细想想,你射箭拿刀,哪样不是他教的,哪有现下他不如你了,你就破骂他的道理。”

咳咳咳……

这说的是哪年的事了。

“乐山知错,这就入营赔礼去。”

“哎——”陈忠差点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呢?”

乐山挺直腰板,一字一句言道,“乐山这就登门向汪大人道歉去。”

回房稍加洗漱了一番,问兰给她拿了些换洗的衣裳来。

乐山看了一眼,想起,从前还在家中做姑娘时,素爱清洁,出门来去,必要洗漱换一套干净的门面。

推开这些花哨的衣裳,她摇了摇头,“不必。”

上门提了两壶酒,踏马就去了。

问兰送到门口,看着天色也暗了下去,问道,“小姐可要回来用膳?”

“去去就回,你留些便是。”

城西三里地,尽是京城巡防营的地段。

老地界,上头看这里看着不是多重视,可是耐不住府门久经风霜的缘故,端看起来,行人也会多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