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心行:中国知识精英的那点心事儿2》中国知识精英的流失作文 女王 心行:中国知识精英的那点心事儿2反攻

更新时间:2020-06-18 12:06:30

《心行:中国知识精英的那点心事儿2》中国知识精英的流失作文 女王 心行:中国知识精英的那点心事儿2反攻 已完结

《心行:中国知识精英的那点心事儿2》

来源:作者:熊显华分类:现实主角:范仲淹,宋仁宗

火爆新书《心行:中国知识精英的那点心事儿2》是熊显华所创作的一本现实风格的小说,主角范仲淹,宋仁宗,书中主要讲述了: 1 据说,宋仁宗实在是不能够忍受臣僚之间“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的争闹,索性免去了滕子京天章阁待制的官位,再将他贬到岳州这个穷...展开

《心行:中国知识精英的那点心事儿2》免费试读

1

据说,宋仁宗实在是不能够忍受臣僚之间“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的争闹,索性免去了滕子京天章阁待制的官位,再将他贬到岳州这个穷乡僻壤,心想,这下耳根该清净了吧!这就是《岳阳楼记》中提到的“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的来龙去脉。不久,范仲淹也被贬到了邓州。

提起《岳阳楼记》就不能不说到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范仲淹。范仲淹是怎么写出《岳阳楼记》的呢?原来,宋仁宗把滕子京贬到岳阳后,并没有颓废下去,这小子决定干一件大事,修岳阳楼。他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把岳阳楼给修好了,等范仲淹被贬到邓州时,就让范仲淹为岳阳楼写一篇记。于是,一篇千古流传的佳作《岳阳楼记》就诞生了。

那么,《岳阳楼记》到底是一篇怎样的文章呢?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位贬官写给另一位贬官的安慰信。我们不禁要问了,都是被遭贬的官员,要说安慰也应该先安慰自己,怎么范仲淹倒“俨然成为一长者”了呢?我们先来对范仲淹做一个大致的了解。

我们先来看历史上的范氏家族,苏州范家的先祖范隋在唐懿宗时代是一个小小的县令,范仲淹的父亲范墉在吴越王钱俶的幕府里做事。后来又在徐州的武宁军节度衙门担任“掌书记”之职,也是一个当官的,不过官不大。

范仲淹的母亲谢氏怀上范仲淹的时候,据说曾去观音菩萨的塑像前问卜,这就是关于范仲淹“不为良相,则为良医”的典故来源。当时的情形大致是这样的,范墉问当时的主持,说我夫人腹中怀的是男孩儿是女孩。主持的回答很有意思,说是一个男孩,并且将来会做大官。范墉又问,那能做到宰相的位置吗?主持说,不能。范墉说那做不了宰相,能成为一个有名的大夫吗?主持说做大夫还不如做官保朝。还别说,后来范仲淹真的是如主持所说。这样说来,这个主持乃神人也,可以未卜先知。其实,这不过是一个传说罢了,谁知道是否真的有此事。不过,也并不奇怪,因为,在古代向来牛叉人物的出生都是非同寻常的。比如陆游,就跟天相扯上了关系。

然而,很不幸的是,范仲淹在他两岁的时候老爸就死了。没有办法,孤儿寡母怎么生活呢?古时候也流行改嫁这玩意,范仲淹的母亲从苏州吴县改嫁到长山朱姓人家。现在母亲改嫁了,那范仲淹就有新爸爸了,不仅如此,范仲淹的名字也改了,叫朱说。

范仲淹到了新爸爸家日子过得很不好,不但吃得不好,穿得也很差。你说物质上穷点没关系,人家吃一顿你也吃一顿,不过是好吃与不好吃罢了,可范仲淹这个“没爸的孩子”还要遭受精神方面的歧视。由于营养不良,范仲淹身体很瘦弱,就跟电线杆似的。这样的身体人家不欺负你欺负谁?现在,范仲淹更要想暴力反抗是不可能的了,唯一改变命运的办法就是发奋读书。所以,范仲淹走的路线跟天下文人是一样的。

好在范仲淹的母亲改嫁的朱家是江南的大户人家,族中就有学堂。都说“没***孩子像根草”,这“没爸的孩子也像一根草”,虽然范仲淹可以跟朱氏子弟一起读书,但他的生活境况更加糟糕。很多时候连喝稀粥都成问题,为了能节省,范仲淹想了一个好招,早上的时候把粥熬好,等粥凉下来后再将它分为若干块,每次取一块来充饥。然而,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范仲淹从没叫过苦,《宋史·范仲淹传》记载,“昼夜不息,冬月惫甚,以水沃面……人不能堪,仲淹不苦也”。范仲淹读书是“昼夜不息”,实在感觉太疲倦的时候,就用冷水洗脸,这样的苦很多人都不能忍受下来,范仲淹却说不苦,只要有书读就行。

欧阳修在《范公神道碑铭并序》中,说范仲淹是“公少有大节,于富贵贫贱毁誉欢戚,不一动其心,而慨然有志于天下。”这说明范仲淹从小就有志于天下,在他10多岁的时候,就跟朱氏族中的一些兄弟中举为学究。

什么是学究呢?这个源于唐代的科举制度,其中有“学究一经”这一科,而应这一科的考试的就称为学究。《宋史·范仲淹传》记载,“仲淹泛通《六经》,长于《易》”。对范仲淹而言,通过这一科的考试那简直是轻而易举了。实际上,通过这样的一科考试,范仲淹不过是获得了“学究一经”的头衔名或者说身份,只有考上了进士才能授官。但是,因为范仲淹有了这么一个头衔,他就有资格去谒见一个当时很有名气的人,此人素有贤名,就是谏议大夫姜遵。

关于范仲淹见到姜遵时的情形,司马光在《涑水记闻》中有记载,“遵素以刚严著名,与人不款曲,众客退,独留仲淹,引入中堂,谓其夫人曰:‘朱学究年虽少,奇士也。他日不惟为显官,当立盛名于世。’遂参酒赐坐,待之如骨肉,人莫测其何以知之也。”

当时跟范仲淹一起去见姜遵的有不少人,这个姜遵好眼力,其他人都看不上,对范仲淹却是赞誉不已,还将他单独留了下来,对自己的夫人说,范仲淹是一个奇才啊!此人定当成名于世。有了姜遵的推崇,范仲淹从此在乡里是声名鹊起,经过范仲淹的不懈努力,在大中祥符五年考上了进士,获得了做官的资格。在这里做点补充说明,大中祥符是宋真宗的第三个年号,北宋使用这个年号总共9年,即1008年~公元1016年。

范仲淹考上进士后,做了广德军司理参军。这个做官虽然不大,但至少能让生活条件改善不少。于是,范仲淹做官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母亲接到自己身边奉养。后来,在改任集庆军节度推官时,范仲淹改姓还宗,名为“范仲淹”。在这里做点补充说明,范仲淹知道自己的身世后,备受刺激,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自强不息的范仲淹决定脱离朱家,自立门户,等到自己学业有成,再接母亲归养。我们可以想象当时范仲淹内心的那种悲恸的心情,年少的他流着泪离开朱家,独自一人外出求学。后来范仲淹考中功名,实现了他自立门户,再接母亲归养的承诺。

范仲淹一直很崇尚节约,在他为官初期,曾担任过一些肥缺,比如,监泰州西溪盐税、监楚州粮料院等,他没有乘机敛财,反而还用自己的俸禄资助其他人。《宋史·范仲淹传》里有这样一段记载,“其后虽贵,非宾客不重肉,妻子衣食,仅能自充。而好施与,置义庄里中,以赡族人。”范仲淹在生活上,只要不是接待客人,几乎是不会吃肉的,一家人的消费水平控制在最低。将省下的钱用来置办义庄,这个义庄有点类似于现在的慈善机构,用于救助族里的贫困孤寡。

通过以上的描述,我们对范仲淹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现在,我们回到文中开头说到的那件事上。庆历四年,即公元1044年,范仲淹的哥们滕子京被贬官到了巴陵郡。要说这个滕子京可是相当的了不得,现在不是有很多人经常为讨债而发愁吗?这事要是让滕子京去讨,对他而言绝对是小儿科。

《涑水纪闻》中说滕宗谅向民间欠钱不还者讨债,讨来的钱有一万缗。以前,别人讨不回来的债,现在滕子京给讨回来了,有了这样一笔钱,修岳阳楼就不在话下了。当然,你别以为滕子京就是一个只会“讨债”和“搞建筑”的“不务正业”的官,他到巴陵郡后,将当地治理得井井有条,仅一年的时间就取得了“政通人和,百废具兴”的效果。王辟之在《渑水燕谈录》中这样评价道,“庆历史,滕子京谪守巴陵,治最为天下第一”。

在这里,有两个问题便出来了——

1.滕子京为什么会被贬到巴陵郡。

2.范仲淹为什么要写《岳阳楼记》。

我们先看第一个问题。按照司马光的说法,是因为滕子京贪污公款。据说,滕子京在任泾州知府期间“费公钱十六万”,如此在任上“用公使钱无度”肯定会惊动朝廷。于是,朝廷便派人来查。滕子京很聪明,一听说朝廷要来查他了,便将所有账单票据全部销毁。根据《涑水记闻》的记载,“使者至,不能案,朝廷落职徙知岳州”。这样一来,便没有证据了,朝廷拿他也没有办法,不能够定罪法办,只好以“调动工作”为名,实为贬谪,将滕子京从繁华的泾州调到偏僻的巴陵郡。

滕子京被贬后为什么要修岳阳楼呢?有人说滕子是为了炫耀政绩,你看,你把我贬到这么个破地方,我滕子京依然能够治理得“政通人和,百废具兴”,没说的,两个字“我牛”。也有人说滕子明着是修岳阳楼,实际上是变相的贪污。《涑水记闻》中记载,滕子京重修岳阳楼时,筹资“近万缗”,“置库于厅侧,自掌之,不设主案典籍,楼成,极雄丽,所费甚广”。滕子京为了修岳阳楼,他想了一个法子,由官府出布告,让那些债主拟一份名单,注明有哪些是赖账之人,由官府出面催索,催讨回来的钱用于重修岳阳楼。滕子京拿到这笔钱后,自己掌管这笔钱,既当会计又当出纳,还当包工头。如此一来,他总能从中捞到不少好处。

如果上述观点属实,那滕子京可真的是一位高智商的贪官。但我个人并不赞同这样的观点。首先,司马光的《涑水记闻》只是一部笔记而已,不是正史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