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从大佬开局》从大佬开局最新 男妃文 从大佬开局cj

更新时间:2020-06-22 00:07:47

《从大佬开局》从大佬开局最新 男妃文 从大佬开局cj 连载中

《从大佬开局》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几十斤分类:武侠主角:聂人王,封无忌

完结小说《从大佬开局》是几十斤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聂人王,封无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乐山大佛,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停歇。 封无忌虽然胜利但神色却不见喜悦,他怀疑这神秘莫测的老人真实身份。 良久,他直接问道:“你就是...展开

《从大佬开局》免费试读

乐山大佛,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停歇。

封无忌虽然胜利但神色却不见喜悦,他怀疑这神秘莫测的老人真实身份。

良久,他直接问道:“你就是泥菩萨?”

此言一出,一旁的聂人王也是一怔,泥菩萨?

他上下一阵打量,随后暗自揣测,难道真的是那一门的传人?

泥菩萨,武林中人可以说并不陌生,甚至那些刚入武林的新秀也都早就从家中前辈口里了解过这一门的事迹。

泥菩萨,是一个人的外号,但不仅仅是这样,它还代表着武林中一个奇特门派,那就是菩萨门,传闻菩萨门从远古就有流传世间,每一代都有一个门人,自称泥菩萨,乱世一出,泥菩萨也会从隐世之地走出,凭着一手算尽苍生的相术,搅弄风云。

历朝以来,每逢乱世,泥菩萨必出,与当世霸主合纵连横,算尽天下,是以,武林中人对其总是即喜且忧,喜的是期望得到泥菩萨的指点,金鳞化龙,忧得是泥菩萨给出的批命好坏参半,且往往还是坏的多……

聂人王狐疑地盯着衣衫褴褛的老人,颇有些怀疑雄霸的眼光,但是怀疑归怀疑,他并没有反驳质疑,而是默默无声等待老人的回答,也许真的跟那一门有关系呢?

老人听到封无忌的话语,露出一丝淡淡地笑意,他并没有直接回答。

“雄帮主命格奇特,命中注定会有一番大作为,甚至可以说是当世的天命之子,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要不是……哎,天命难违,望雄帮主好自珍重,至于这只小麟儿,它与我之一门有缘,此番冲撞了雄帮主,便将这枚灵珠赔与帮主当做赔礼,不知帮主可否?”

老人话语落下,手臂便缓缓伸出,隔空一点,顿时火麒麟头顶的玄珠便绽放着莹莹光华徐徐落在他手心之上。

灵珠缓缓转动,道道奇异能量散于虚空又回笼而来,神秘玄奥。

一旁,聂人王暗自无语,果然,落败的人没有任何人权,明明他才是跟火麒麟拼斗的人,结果这老人却无视了自己的存在,眼里只有雄霸,哎。

且不论聂人王独自神伤,封无忌静静地看着老人,心念电转。

此时,他已经无比肯定这个奇特的老人就是传闻中的泥菩萨,除了面孔一致这点外,还有其说话的风格,要知道,当今武林中很少有人说话会这样神神叨叨,除了那喜欢玩弄人间的帝释天外,其余人士无不是暴躁易怒,一言不合直接动手开干的那种,很少玩弄玄机。

其实,封无忌前世就对剧中的泥菩萨有着奇特的敌意,他认为,当时雄霸风云反目成仇,泥菩萨占着很大一部分原因。

霸道一生的雄霸可以说是被泥菩萨一张嘴给弄得走投无路,最终死于风云之手。

封无忌笼罩在袖袍中的手掌暗自捏紧,虽说今世自己成为雄霸后,自信不会受到泥菩萨的干扰(蛊惑),但是见到泥菩萨真身后,他还是有种莫名地情绪想揍对方一顿。

老人久久不见封无忌回答,略微一想,便再次道:“雄帮主可能不知灵珠神异,三千年前,灵珠自天外而来,传闻其中藏有无尽玄义,能参透一二者便可脱胎换骨,灵智增生,麟儿就是靠着它才能镇压体内无尽火毒,雄帮主天资非凡,得此珠必定如虎添翼,未来成就大有可期。”

…………

封无忌憋了那旋转不停地灵珠一眼,对于这枚奇特玄奥地灵珠,他可是印象深刻,能与自己接近全力的三分归元气拼个旗鼓相当,自然不是凡物,特别是听泥菩萨话里隐隐的意思,这可能还不是灵珠的全部威能,毕竟当时战斗的时候,灵珠大部分能量还在镇压火麒麟体内的火毒,争斗很难用全功。

灵珠神异莫测,他自然是想要,但是想到要跟泥菩萨交易,不自觉得有种落入对方节奏的感觉,这让已经习惯了发号施令占据主动的封无忌颇有些恼怒。

忽然,他灵光一闪,面上浮现一丝笑容。

“灵珠玄奥,老夫自是喜欢,只是我有一事疑惑,如果你能解答,此事就此揭过也非不可。”

老人抬头看了封无忌一眼,点头示意。

“你说这灵珠玄奇莫测,那不知老夫得到之后可凭此横击风云,改天易命?”

封无忌说完便紧紧盯着泥菩萨,果然,泥菩萨闻言,平静神色豁然剧变,那一直以来颇为晦涩地瞳孔也好似闪过丝丝雷霆,好似极为吃惊。

果然是你,泥菩萨!

封无忌冷哼一声,手臂袖袍一转,空中沉浮的灵珠在罡气的牵引下落入其手消失不见。

“泥菩萨,早就闻听你之一门的规矩,什么天命不可违,哼,老夫不信命,今日且留你一命,让你看看,这世界十几年后还是否是你曾经看到的样子。”

封无忌说完之后,淡淡地撇了一眼小聂风,随后便消失在原地。

…………

现场一片寂静,即使过去良久,泥菩萨还是神色颇为异样,他不知道雄霸怎么会知晓天机,得知风云之事,且经过刚才言语来看,对方还知道的更多,似乎比自己从混沌天机里看得更为详细,这?

且不论泥菩萨满心不解,一旁聂人王发现自雄霸走后,小聂风也心神不宁,过了一会,小聂风终于扭捏开口:“父亲,你跟我一起去天下会吧?娘亲在那里,我也希望你去那里,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

聂人王心中一痛,风儿竟然不是让自己去天下会带走颜盈,反而是让自己去天下会,莫非在他心中也认为盈儿更适合那里吗?越想心口越疼,良久才克制住内心情感,他淡淡道:“风儿,你回去吧,好好照顾娘亲,有时间我会去看你们的。”

说完,强行站起身子,他看了一眼仍在思索的泥菩萨,犹疑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有去问自己与盈儿之间的缘分,落寂地离去。

夕阳西下,突然,一道稚嫩颤抖地声音打乱了这里的宁静。

“啊,火魔,这是火魔!火魔出现了,我父亲呢?”

不远处,一四五岁的小男孩即惊且惧地说出声,他正是走了许久才来到凌云窟地小断浪,此时地他颇为狼狈,衣服凌乱,赤血长剑正被当做木棍一样撑着摇摇欲坠地身体。

泥菩萨听得声音,抬起头来,晦涩无神地眼眸看向断浪。

“断家孩子?说起来也是一枚可怜人,你父亲暂时还不到显世的时候,你来此也没用,回去吧,静静等着,迟早有一日你会见到你失踪的父亲的。”

说完,拍拍一旁的火麒麟头颅,淡淡道:“好了,伤势恢复了,咱们就走吧,再待下去说不定麻烦又来了。”

火麒麟低吼一声,随即从地上爬起,浑然没有刚才颓废重伤的样子,它一溜小跑地来到血菩提面前,大口一张,一股强横地吸力从众而出,血菩提果实连带着藤蔓都被吞噬,连续几株吞入腹中,它才满意地晃晃脑袋,来到泥菩萨身边。

泥菩萨见状哑然失笑,而后便带着火麒麟离去,一人一兽身影似缓实快,转眼就以消失无踪。

不远处,直到火麒麟和泥菩萨走远,断浪才停止住不断颤抖地身子,低声嘟囔:“谁是可怜人了?坏老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还静静等着,我偏不!”

他眉头一转,便看到一旁怔怔望着自己的聂风,随即一笑走上前去。

……

不知两人说了什么,许久之后,断浪跟着聂风离去。

随着两道幼小的身影渐行渐远,聂人王叹息一声再次出现,他扫视了一圈之后,便看着小聂风的身影,直到再也看不见的时候,才收回视线。

他重回此地有两个目的,一个就是如果泥菩萨还没走的话,就问下泥菩萨自己与颜盈的缘分,显然,此目的已然落空,第二个目的则是关于雪饮。

今日一战,他方知天外有天,接连败于火麒麟与雄霸之手让他自傲地心受到不小地刺激,所以,他决定解开雪饮的封印。

雄霸,迟早有一天我会从你手中夺回我的妻子!

他暗自发誓,许久才拖着雪饮步履阑珊地走入凌云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