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水浒西门庆》水浒西门庆怎么死的情节 SM 水浒西门庆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7-07 18:03:05

《水浒西门庆》水浒西门庆怎么死的情节 SM 水浒西门庆全文免费阅读 连载中

《水浒西门庆》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南山城人分类:历史主角:扈成,唐斌

主角叫扈成,唐斌的小说是《水浒西门庆》,它的作者是南山城人最新写的一本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数日舟车,西门庆众人,终于赶回阳谷,路上再无遇到甚么别的闲事,只遇到奇珍异物又或者甚么时鲜货物时,就顺手买上些,等到了县城门口,...展开

《水浒西门庆》免费试读

数日舟车,西门庆众人,终于赶回阳谷,路上再无遇到甚么别的闲事,只遇到奇珍异物又或者甚么时鲜货物时,就顺手买上些,等到了县城门口,倒似一个小商队的行头。

望着熟悉的城门,西门庆暗吐一口气,此去月余,所经历的事情着实不少,本以为只是送信,顺便结识武松,日后也好留个善缘,不想沿路却招揽了郭盛、卞祥两员大将,还成功将武二哥拐带回阳谷,时遇的孙安唐斌、柴进、程家小姐相公都不复多言,过后自有计较,至于已经上梁山落草的王伦,更是让自己手中又多了几分的筹码。

正想着出神,忽听前面道路旁一阵乱,人群纷纷扰扰地四处奔窜,一个矫捷的身影口中呼和,手下棒影纷飞,将几条大汉打得抱头鼠窜,口中都喊“小姑奶奶饶命!”

哪知这一声却是火上浇油,那打人的女子怒气更盛,别看她年岁虽小,手中的力气可是不小,几个大汉一不留神,顿时脸上淤青,身上多挨几棍。“你们几个登徒子,就这般的本事也敢沾我的便宜?”

西门庆立于马上观瞧,只见那少女,明眸皓齿,玉雪肌肤,芙蓉模样,外有一身青色衣裙,内衬绿色花袄,身形虽然娇小玲珑,但手中的棒法不凡,几条昂扬大汉,被她打的只有招架之功,那有还手之力。

其中一个眼尖,瞅见西门庆,心中大喜,这是救星来了,慌忙冲到他的身前喊道:“哥哥救命,哥哥救命。”

少女见众人都跑去找西门庆,杏眼一瞪,这是狗主人来了么?抬头去瞧西门庆,见有一富贵打扮的公子哥,正往自己这边盯看,他见西门庆面目无色,心道:‘莫不是要给自己的狗腿子撑腰么?便是城里的大官人我也不怕。’

她在家中便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虽然是个女儿身,但不好红妆好武装,什么针线女红刺绣,一概不会,平生只爱刷枪弄棒,少时跟过路的老道学过一手双刀,耍将起来,二十几个精壮汉子不能近身,庄里庄外的汉子男人,要论枪棒武艺,没有一个能比的过她的,家中二老为此头发的愁的花白,不知日后该如何计较,虽然面庞娇好,可谁会娶这样一个女子回家。

见几个泼皮都藏到了西门庆身后,少女横眉怒目,手中木棒一扬,指着西门庆喝道。“你是什么人,怎么敢挡我的路。”

玳安等人虽然不满少女无礼,但也都不曾动,毕竟只是个少女,手里虽然提着棍棒,但他们几个都自诩好汉,谁有脸面去‘欺负’她。

西门庆还在想着这个少女是县里哪家的女眷,此时见她张口喝问,也不管她无礼,拱了拱手道:“不知我这几个弟兄做错了什么事?引得姑娘如此动怒,若要是他们真的不对,我叫他们给你赔情,只是棍子就不要使了。”

少女横了西门庆一眼,果然是这几个登徒子的主人,还叫他甚么哥哥,定然不是甚么良人,念及此处脸色更加难看:“呔,那小子,你给我闪开些,要是伤了你,我可不管。”

西门庆听了差点没笑出声,倒不是少年说的有多可笑,而是看她的画风,实在是跟她的年纪不搭边。

正要答话,人群中又是一阵的吵嚷,原本围观的人群当中,挤出几个人来,“三妹,你又在胡闹甚么?还要闯下多大祸事才肯罢休。”其中为首的一个,看见自家妹妹手里提着哨棒就头疼不已。

少女哼声道:“哥哥,明明就是他们欺负我,怎么还叫我停手。”

趁着他们兄妹二人说话之际,西门庆问道:“他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你们又怎么得罪了那个小姑娘。”

被打的这几个,都是曾睿手下操刀卖肉的庄客,有几分力气,虽然嘴里好花花口,但本身不会做什么坏事,也跟着西门庆打过沈钟,有几分的交情,西门庆也认识他们几个,所以刚才才给拦住了。

“敢叫哥哥知道,那兄妹二人好似是来自独龙岗上的扈家庄,具体是什么人,又来作甚么,我们几个都不知情,至于那小姑娘为何打我们,我们几个实在冤枉,本来是调笑勾栏院里的姐儿,不想被她听去了,非说我们是在调戏她,喝骂几句,我们听不过就还了几句嘴,结果……”话到此处停住了,结果西门庆刚才都看见了,他们几个大汉,被一个小姑娘打的满街乱窜,都跑出了县城,好不丢人。

西门庆听了,只踹他们一脚,他们几个哪里是调戏勾栏院里的姐儿,肯定是多喝几口黄汤,街上见这扈家庄的少女面容姣好,又见人家是外乡来的,出言说笑几句,结果被人一顿狠揍。

本想赔情几句,就将此事揭过,他还急着回县衙复命之后,然后回家呢,月余不曾回来,还真有些想春梅那丫头,还有薛永几个弟兄。正要张口时,心中忽然一震。

独龙岗?

扈家庄。

兄妹二人。

西门庆嘴角勾起,她莫不就是那‘一丈青’扈三娘么?身边的那个汉子,就是她的兄长,飞天虎扈成么?

翻身下马,西门庆上前唱个喏“两位,方才我那几个弟兄吃多了酒,言语冒犯,多有得罪,我在这里替他们陪个不是,还请见谅。”

扈三娘冷哼一声,“只赔个不是么?你这人倒是好大方。”话音刚落,却被自家兄长拉到了身后,“三娘不得无礼。”

扈成见西门庆身着富贵,器宇不凡,而且身后跟着几人,不但凶神恶煞,还有官差打扮的,知道西门庆定然非富即贵,他是个谨慎的人,从来不肯多结仇家,朝着西门庆拱了拱手:“这位官人哪里话,分明是我家妹子的不是,再怎么也不该拿棍棒伤人。还望这位官人不要计较才好。”

上下打量一番扈成,见他气度如此,西门庆心道是个沉稳谨慎的人,怪不得在全家被梁山所害之后,还能跑到关西延安府做个武官,在水浒传原著中若不是遇见了李逵那个煞星?还有宋三郎那个黑三郎,他扈家庄也不愁富贵,说不得也能上梁山混上一把交椅。既然在次遇见,西门庆有心结交一番,不说他的性子,还有扈三娘,只说他独龙岗扈家庄,就够西门庆结交的。

正想什么托词,请他兄妹去吃上一杯套套交情,扈成却无心交往,他只怕惹上麻烦,抢先道:“这位官人,我们身上还有要事,便先告辞了。”

《水浒西门庆》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