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义道猎妖传》义道 诱受 义道猎妖传同人女

更新时间:2020-07-31 12:07:36

《义道猎妖传》义道 诱受 义道猎妖传同人女 连载中

《义道猎妖传》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木讲分类:仙侠主角:林青儿,李鸿海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义道猎妖传》的小说,是作者木讲创作的仙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李鸿海看了看林青儿,突然喜道:“哦?你竟然还未破身,如此甚好!”李鸿海竟然从林青儿的身形看出她至今仍是处子。 林青儿又羞又怒道:...展开

《义道猎妖传》免费试读

李鸿海看了看林青儿,突然喜道:“哦?你竟然还未破身,如此甚好!”李鸿海竟然从林青儿的身形看出她至今仍是处子。

林青儿又羞又怒道:“妖人,那天你曾答应婆婆不在纠缠于我,你现在是要食言吗?”李鸿海回道:“林姑娘,我只说那日放过你,况且此刻你一无婆婆在你身边,二不在亡阳谷中,嘿嘿嘿。你婆婆呢?哦,我明白了,你是为了这个小子偷跑出来的,嘿嘿,我看你与老夫倒是极为有缘,今日又落在我手中了。”

李鸿海身边白袍青年听后,他问道:“师傅,这人便是亡阳谷林家人?”李鸿海道:“正是她,中原道门亡阳谷林家。”

林青儿听他此话,直出冷汗,却是计无可施。石岩童道:“敢问可是李鸿海李前辈?”李鸿海不禁纳闷,回道:“你是何人?认得老夫?”石岩童回道:“老前辈大名响彻天下,我早想结识,只是一直无缘得见,今日却是机缘来了,若能让在下一睹老前辈的风采,今日丧命也是值了。”

李鸿海虽然为人Jian诈狠辣,却是极慕虚名,听有人如此称赞于他,心中倒是受用匪浅。李鸿海道:“老夫何来风采,倒是有些恶名。”石岩童道:“老前辈这话错了,我认为天下之道,成王败寇,这便是上上之道。”

李鸿海听了,不仅心中赞叹,心说这年轻人脑子极是灵光,不由得走到石岩童近前,见他长的一表人才,竟心生收徒之意,道:“你这小子倒是极合老夫的脾气,报上你的名姓,若你有意,我可收你为徒,你看怎样?”

石岩童见李鸿海上套,继续说道:“老前辈肯收我为徒,我当然求之不得。我独自行走江湖,身无分文,幸好我这还有一件传家宝贝,就当做拜师礼吧。老前辈,请你近前来,我也好告知您我的名姓。”说完,石岩童便将手插入袖中,李鸿海正欲上前,白袍青年拦道:“师傅稍安勿躁,徒儿代劳。小子,尽管报上名姓,师傅听得见。”

那白袍青年亲自上前接石岩童袖中之物。石岩童本欲引李鸿海亲来,没想到白袍青年拦阻,可是此时也无它法,他一掏袖中物,是一白色布袋。

白袍青年心说不好,正要跑开,石岩童双手一撕布袋,用力一挥,立时空中粉末弥漫,白袍青年瞬间被迷了眼睛,痛的哇哇乱叫,旁边众人也是四处跑散,躲那粉末。石岩童一边扇着面前弥漫的粉末,一边拉上林青儿手臂奋力逃去。原来石岩童所撒之物正是石灰粉。

白袍青年石灰粉入了眼睛,当下疼痛难忍,叫到:“快给我水,快拿水来。”李鸿海说道:“不能用水,快去找些食油来擦眼睛。”巴中双恶的老大霍伬南说道:“前面就有一家酒舍,肯定有食油,不如我们去那里。”李鸿海道:“巴中双恶,保护好你家主人,我去追他们。”

众人护了白袍青年前往酒舍自不多说,单说那石岩童携了林青儿并未跑回酒舍,而是向村外树林之中跑去。石岩童想的清楚,绝不能把李鸿海带去酒舍,那泰山五仙臣身上所伤皆是李鸿海所赐,若让他们碰上,恐怕也没什么好处可讨,更何况还有一位一点功夫都不懂的杨章大哥和一个尚未断Nai的婴儿。

林青儿边走边问:“你怎么身上揣着石灰?”石岩童回道:“我行走江湖几年,碰上强人,打又打不过人家,不放些东西防身如何能行?倒是你,你不是会什么惑心大法吗?刚才为何不用?”林青儿答道:“我的惑心大法只给心上人用。”石岩童摇摇头道:“是只害心上人吧?”林青儿若有所思,再不说话。两人脚下急奔,只管逃命。

两人根本没想到这林子竟然极大,一个时辰之后竟依然走不出林子,林青儿道:“我们也跑了这么久也出不去,该不会是迷路了吧?”石岩童道:“咱们一时着急逃命,只顾乱跑,现下却是不被他抓到也要冻死在这里了。”“他们应该不会再寻来了吧?”石岩童道:“我想应该不会,天这么冷,林子又这么大,他们应该不会贸然进来送死。”林青儿道:“若是与你一起冻死,我也不枉从亡阳谷偷跑出来了。”石岩童听了,只是摇头。

寒风刺骨,林青儿打一冷颤,不自觉往石岩童怀中靠紧,石岩童也只好将她搂紧,二人一边依偎取暖一边继续寻路。

正在二人将要绝望之际,突然一间草房出现在眼前,二人便即刻前往,那草房竟似有人居住,门户紧闭。

石岩童上前敲门,不一会,果然有人问话:“什么人到此?”石岩童回道:“我们深夜迷路,能不能在你房中避寒一晚?天亮便走。”

屋门开了,从中走出一位农夫穿着的老汉,他五十岁所有的年纪,双目失明,穿着极为邋遢,身上一股酒气。盲眼老汉问道:“你们怎么深夜入我这林子来了?这么冷的天,不是找死吗?”石岩童道:“老哥,我们遇上坏人,一时心急钻入林中,没想到竟无论如何走不出去。”盲眼老汉:“快进屋中取暖。”

他将二人让进屋内,屋中也无油灯照明,好在冬季雪夜,外面亮光打进屋内,屋子也不是太黑。林青儿初到陌生环境,心中紧张,不禁抱住石岩童的手臂。

盲眼老汉又道:“这林子倒是不大,方圆十来里,只是极易迷路。本地人闲时也是极少进来。今晚你们就在我这里捱到天亮,明日我引你们出去。来,我这有自酿的白酒,赶快暖暖身子。”他眼睛虽瞎,在这里却是行动自如,从墙壁之上取下一个酒囊便递与石岩童,石岩童饮了两口,递与林青儿,道:“你也暖暖身子。”

林青儿拿过酒壶,饮了一口,却被呛到咳嗦。盲眼老汉笑道:“我觉着像是私定终身从家里逃出来的小情人。”石岩童正要说话,林青儿道:“你感觉倒还真准,我真是他未过门的娘子。”石岩童却道:“林姑娘,你这次真是不该从家中私自偷跑出来,这江湖险恶,刚才那些人连小孩肉都吃,今日你若不是遇了我,现在恐怕已被他们害了。”林青儿道:“上次你若不走,也便无今日之事了。”石岩童又道:“林姑娘,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我与你今生是有缘无分。”林姑娘道:“那你刚才又搂抱于我?”石岩童道:“我是怕你太冷啊。”林姑娘道:“还不是关心我?”石岩童再次摇头无语。

盲眼老汉听了,笑道:“这年头是极不太平,你们又不是本地人,做事一定要小心谨慎,尤其夜晚就更不要出来了。不过,你们俩个真是欢喜冤家,刚能活命,现在就吵。姑娘你也别强人所难;兄弟你呢也别把话说绝,这次你们患难与共也许就能走到一起。”

林青儿听了转悲为喜道:“老哥你说的极对。”

石岩童看着林青儿,林青儿小嘴一呶心中极为开心,不想再与她说。石岩童问盲眼老汉道:“老哥,你怎么独自一人住在林中?”盲眼老汉回道:“我以前就住在西十里村中,双眼失明,也讨不到媳妇,家里兄长们都看不起我,我便自己跑到林子里来住,倒也乐得逍遥。”石岩童又问:“那你如何生活?”盲眼老汉回道:“平时我种些蔬菜,打些树果,带到村中跟他们换些米钱,一个人倒也饿不死。”原来这位老哥是个被家人嫌弃的老光棍,独自跑到林中生活。

两人进得盲眼老汉小房,虽然幻境极差,却终归是一处御寒之所。

三人有说有笑,倒也热闹。正此时,外面传来Jian笑之声:“嘿嘿,以为我寻不到你们?这雪地之上全是你们两人的脚印,快出来束手就擒吧。”正是鬼师李鸿海寻迹而来。

当下林青儿、石岩童紧张起来,农夫问道:“是那些恶人寻来?”石岩童道:“老哥,此人杀人不眨眼。”农夫道:“别慌,小兄弟,你随我来。”农夫扶着墙壁而行,走到门口,手摸道墙上一块木头,向石岩童道:“我门口布有陷阱,你尽管引他过来。”

石岩童问道:“老哥,你怎会在自家门口布置陷阱?”农夫回道:“我这地处深林,常有野兽猛虫滋扰,我便请人在门口挖了深坑。你将那恶人引过来,怎么也能困住他。”石岩童喜道:“如此最好。”说完向屋外喊道:“李鸿海,你真是说笑,我怎会开门放你进来?”李鸿海听了笑道:“哼,你以为这小小木门能挡住我?”说完便走到门前,双掌运力,正要破门,只觉得脚下一空,人便落将下去。

李鸿海虽然反应极快,却是无奈,数日之前他刚刚与泰山五仙臣恶斗一场,腹部重伤,修为大损,一直休养。现在却是落入深坑,若在平时,莫说这两三丈深的小坑,便是深渊之下,也能翻跳上来,现在却是丹田不能运气。

石岩童哈哈大笑,开了门向那坑底道:“李鸿海,纵然你修为了得,今夜也是要将你冻成冰柱。”李鸿海道:“我现在虽然施展不了轻身功夫,但这也困不住我。”说完他从腰中抽一匕首出来,在那坑壁上凿洞,想是要蹬墙出来。石岩童看了,慌道:“老哥,这坑困不住他,我们必须离开此处,你能引我们出林子吗?”盲眼老汉道:“好,我这就带你们出去。”

石岩童、林青儿引盲眼老汉绕过坑口,由他带路向林外走去。老汉眼不视物,只能凭记忆感觉行走,又是雪夜,道光地滑,三人走得极慢。

李鸿海强忍腹部裂痛,艰难爬出深坑,伤口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