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祸水美人》重生之祸水 古代言情小说 重生之祸水美人小说TXT

更新时间:2020-08-01 06:03:14

《重生之祸水美人》重生之祸水 古代言情小说 重生之祸水美人小说TXT 已完结

《重生之祸水美人》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恒见桃花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何满,赵桐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恒见桃花原创小说《重生之祸水美人》,主角是何满,赵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求收藏。 ……………… 何满曾婉转向何夫人打探:若是太子不能顺利继位何家会如何? 何夫人一脸惊恐的捂住了何满的嘴,什么都没说,倒...展开

《重生之祸水美人》免费试读

求收藏。

………………

何满曾婉转向何夫人打探:若是太子不能顺利继位何家会如何?

何夫人一脸惊恐的捂住了何满的嘴,什么都没说,倒是隔天何太傅丢给她一本有关历朝历代君主的史书,斥道:“没事多读点儿书。”

纵观千百年来的朝代更迭史,身为太子可不是多荣耀的事,能落得好下场的,可以说十之无一。

何满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次进宫,不是她想见赵桐,而是她想起了前世的顺帝。

因为她弄死了赵桐,才有了顺帝的顺利即位,也正因为有了顺帝,她才能得封长平公主,从而在自己的封地作威作福。

如果注定她要和赵桐不死不休,那这一趟入宫势在必行,毕竟她与顺帝的交集就是从这一天开始的。

很快到了要入宫观看斗虎的那天。

一大早何满就早早起来,由着青暇、红绫带着小丫鬟服侍她净面洗手。等到青暇拿了昨儿准备的衣裳过来,何满不悦的摆手道:“不要这件。”

青暇只当她不喜欢这大红的颜色,虽然怔忡了一瞬,却很快拿出另一套娥黄的来。

何满噗哧笑出声,拿手指点了点青暇,叹道:“你呀你呀,真是……”一副说不出话来的模样。

青暇这人最是机灵,不然也不能一直近身服侍何满了,只是她再机灵,只怕这会儿也绝想不到她早就不是真正十四岁的小姑娘,而是死后又活过来的何满。

见青暇一脸的不解和羞愧,何满耐心的道:“原也怪不得你,是我昨儿没交待,今天穿胡服吧,头发也别梳什么发髻了,像大哥那样束起来……对了,我记得我还有一枚玉冠呢,就用那个吧。”

青暇一脸的不可置信:“姑娘?”

红绫老实,一向何满说什么就是什么,见青暇没反应,她忙转身去准备。

何满懒得跟青暇解释,只微微点头,道:“按我吩咐的去做就是。”

何满打扮好了,带着青暇、红绫去向何夫人辞行。

何夫人正等着打扮得花招展的女儿来呢,结果进来一个俊秀帅气的少年郎,开口叫自己娘,把个何夫人吓了一跳,等回神才发现是何满淘气,不由的掩唇笑道:“你这孩子,怎么打扮成这模样?”

何泉在一旁道:“不男不女的。”

何满瞪他一眼,朝着何夫人讨好的笑道:“珠珠这样打扮不好看吗?”

何夫人怜爱的道:“好看,当然好看,娘的女儿,穿什么都好看。”

何泉哼一声,道:“那也未必,不然拿一身乞丐的衣服给她穿上试试?”

何夫人也恼了,怒视他道:“有你这样做兄长的吗?什么乞丐不乞丐的,我看你是讨打。”

何泉抱头做瑟缩状,忙道:“儿子不敢了。”

这一打岔,何夫人也就忘了问何满为何如此打扮的初衷,只拉着她的手嘱咐她务必要懂事,不可任性,又疾言厉色的吩咐何泉,务必照顾好何满。

兄妹两个人都应了,这才结伴出门。

何泉可没何夫人那么好糊弄,他皱眉问何满:“你这是几个意思?就算不待见他,也没必要抹黑自己。”

何满一扬下巴,嗤笑道:“谁抹黑自己了?”

何泉上下一打量,意思不言而喻:“这还不叫抹黑?唉,我说你出门就没照镜子么?自己尊容如何没好好打量打量?我说你就是从前被人见弃也没像现在这样自甘堕落,啧啧,别说他了,连我都不忍直视,我看以你那脑子,还是别剑走偏锋了吧。”

气得何满想打他。

可她才抬手,何泉长腿一跨早跑远了。等她收了手,他又不紧不慢的踱了回来,挤眉弄眼的道:“被我不幸而言中所以恼羞成怒了?”

何满啐他道:“什么叫言中,分明你是血口喷人、胡说八道,被你这么诬蔑我还不能生气了?谁说我是为了他?我脑子再不好使,也知道好歹,断断没到恬不知耻的地步。别太抬举你主子。”

何泉摇头嗤笑,分明不信的模样,反而教训何满:“别胡说八道,你吃亏吃的还少了?祸从口出不知道啊?我看上回爹打你打轻了,就该再重些,看你还敢不敢不知轻重。”

何满嘁了一声,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上回爹打我就是你的功劳。算了,懒得跟你计较。”

何泉气得,简直要哭了,她还一副宽宏大量不予计较的模样,还有没有天理了。要知道哪回不是自己让着她?但凡她惹了乱子,爹娘不舍得教训她,挨打挨骂的可都是自己。

闹够了,何满才道出原委:“我这么打扮,是为了逃命时更利落,你想啊,那虎可不是家猫,虽说经过驯服,可到底野性难除,谁知道斗虎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事?我这是以防万一。还有你啊,别怪我没提醒你,回头你自己小心些,别竟一味的只顾着你那不靠谱的主子,虽说救驾是大功,但也要看你自己有没有命享,一旦发生紧急情况,保全自己小命是第一要务,懂?”

何泉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何满,抬手就去摸她额头,同时用另一只手摸摸自己的,和见了鬼似的喃喃道:“也不烧啊,怎么竟说胡话?”

何满一巴掌打掉他的手,恨声道:“你没看错,就是见了鬼了,我就是那只鬼,行了吧?”

见她生气,何泉忙赔笑:“妹妹是鬼,我不也成了鬼?我才没那么傻骂人骂己。”

何满叹了一口气,虽没着恼,却一脸怅然,张口欲言又止,到底什么都没说。

她倒是有心劝劝何泉,可如何劝?她总不能直接说:赵桐并不是个好主子,他待何泉远不及何泉待他?叫他多长几个心眼,赵桐早晚会杀了他全家?

不说何泉才是个十八岁的少年,就是老谋深算的何太傅,何满都不敢对他当面胡乱妄言,谁敢保证他们听了她匪夷所思的经历,还会拿她当掌上明珠来疼来宠,会不会转头就将她当成妖怪,当众焚烧以儆效尤?

何满真不敢笃定赵桐当初只是单纯为了报复自己所以才屠了何家满门,那么是父兄做了什么不尽赵桐意的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