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诸界最牛城》诸天万界最牛 虐文 诸界最牛城同志

更新时间:2020-08-14 12:06:29

《诸界最牛城》诸天万界最牛 虐文 诸界最牛城同志 连载中

《诸界最牛城》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蜃视分类:玄幻主角:梁清,灵隼

蜃视新书《诸界最牛城》由蜃视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梁清,灵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新书躶奔保底一更,求收求点有票谢恩,大纲齐备可养入宫,太监绝户骂吾祖宗!】 偏院卧房…… 凌大夫丝毫不被恶臭影响,随手弹指以气...展开

《诸界最牛城》免费试读

【新书躶奔保底一更,求收求点有票谢恩,大纲齐备可养入宫,太监绝户骂吾祖宗!】

偏院卧房……

凌大夫丝毫不被恶臭影响,随手弹指以气劲击开木窗。

窗开而不破,可见她有多么细致入微的劲力把控。

见到屋内惨状,凌大夫驳杂的粗眉微拧,缓步来到刘珝榻边,将药箱搁下,左手随手一挥震向他身上的血壳,眼底滑过柔情,自语道:“夫君,雪雁来了。”

咔嚓一声血壳碎裂,仿佛明珠出世一般,就差光影效果了。

将刘珝从污秽中抱入怀里,抬手搭脉没一会凌雪雁已是一脸阴沉,清脆如莺的声音顿时渗出寒气:“该死的蜃,脑子灌水了,居然用这种精血,万一挺不过来呢?”

“没有生命透支?咦,这股力量是什么?好像血脉之力,看来他们还隐瞒了不少东西。”一番诊查下来,凌雪雁发现刘珝除了精神消耗有点大外,各方面体征都十分良好不禁有些疑惑,几度复查之下不免有些气愤。

显然对蜃与零这种擦着极限的风险操作感到不满。

理好刘珝的衣襟,凌雪雁祛除了自己脸上的伪装,露出颜值已达极巅的容颜。

神色复杂的细细凝视他的小脸一会,苦笑着用低语:“要是让其她姐妹知道,夫君如今转生成女孩,不知道会不会炸锅。”

随手翻开刘珝的眼睑看了一眼,松开后,阖眸用手覆在他的额头上,感知到其中灵魂仿佛有些许修复,直到确定刘珝没有留下后患才放下心来。

屋外,梁清见半晌屋子里都没有动静,实在等不下去,便来到门边:“凌大夫,若儿还好吧?”

凌雪雁回神,先是给自己施加伪装,恢复成其貌不扬的普通妇女,打开药箱取出一瓶“眼药水”,滴了两滴在刘珝的眼睛里,后取一条三指宽的黑绸,将其蒙住。

并拿试管取走了刘珝两滴指尖血,收拾好药箱,抱起刘珝朝外走去。

天气已晚,侍书打着灯笼,坐立难安的站在一旁。

等待绝不是无休止的,正当梁清想直接进屋看一看的时候,便听见屋里传出脚步声。

没一会,便见凌雪雁抱着刘珝走出来,连忙走了过去:“凌大夫,若儿她?”

凌雪雁看出梁清的关切是发自内心,笑了笑将刘珝移交给她,说道:“贵小姐的恢复情况相当不错,睡眠时间会在半月内回归正常。”

“那就好,那就好。”梁清转愁为笑垂首凝视一眼刘珝恬静的睡颜,这不看不知道,猛然间发现好像自己这闺女,比前些日子更好看了。

惊讶过后,也注意他眼睛上的黑绸。

凌雪雁解释道:“方才,我已经给她眼睛上过药,注意一点,在她还未复明前,布不能取下来,我会每五天过来给她换药。”

“凌大夫,不知道若儿的眼睛何时能恢复?”

“短则数月,长则数年,这说不好!”凌雪雁瞥了一眼刘珝,认真道:“我能保证的是一定能治好。”

梁清抚住刘珝的额头,生怕凌雪雁误会,连忙道:“抱歉,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只是做为娘亲,盼她好的心情……”

没等她说完,凌雪雁淡然地摆手道:“这是自然,否则我也不会在此多待,原来的药浴方子和药方不能再用,一会派人过来取,先行告辞。”

说完凌雪雁便不再多留,直接转身离去。

梁清神色温柔的抱着刘珝,小声道:“金钏,你去取100两银子,跟凌大夫一道去。”

金钏福身应道:“好的,夫人!”

刚要转身离开,又闻梁清说道:“安排婢女过来,将屋子里收拾干净。”

“放心吧,夫人,就算您不提,我也会让人过来收拾的。”金钏笑应完,便速步离去。

直到这会,才安心下来的侍书,小声问道:“夫人,小姐是不是没事了?”

“你叫侍书对吧?”梁清闻声侧眸,赞许道:“今天你的表现很不错,该赏!”

侍书连忙摇头:“奴婢不求赏,这是我应该做的。”

“有功自然有赏,既然你帮着若儿持家,那以后院中内事,就交由你吧,月银提升到二等婢。”

人生之最如意,莫过于金榜提名、结婚生子、升职加薪。

那怕侍书也才丁点大,在女子普遍早熟的古代,自然也体会到其中的激励,连忙福身:“谢,夫人。”

“夫人,水烧好了。”这时侍读已然走了过来:

这一夜,梁清亲自给刘珝沐浴,自然也发现了刘珝的胎记,侍书侍读一个赛一个的惊讶,可惊讶之后只觉得好看,然后就没有了太多感觉。

梁清也细细打量过,一个看不懂的字外加一只不明觉厉的动物,又因为处在遮蔽处,除非脱衣否则很难发现,就没有深究的打算。

沐浴完,屋子里也被打扫干净,还好刘珝并非是在成人状态下伐筋洗髓,体内的杂质本就不多,被排出来臭是臭了点,气味却在空气流通中挥发得很快。

再加之干涸后的秽物呈沙粒状,一般人看不出是什么,所以并未引起婢女的注意。

不然,都不需要等第二天就会有个新来的小姐睡屎里的谣言传出。

要是这种第一印象的建立成功,日后敢不敢出门都会成问题。

刘珝是不幸的,同时也是幸运的。

不幸是因为曾经的他曾和寰宇至尊掰过手腕,最终失败而归,以至于魂身俱损。

胎中谜破得又太早,总不能指望一孩子,怼天怼地怼空气,浪里浪外浪翻天吧?

同时,他也是幸运的,遇到了极好的养母,有了栖身之所的同时。身后更有一票人为他忙前忙后,在引导,在守护,在铺路,以期他尽快恢复。纵使这个过程可能需要极为漫长的时间,她们却没有丝毫动摇。

估计连刘珝自己都想不到,他可能是唯一一个,前期不需要自己动手就能一帆风顺的穿越者吧。

夜微凉,月如霜。

娄府经过一滴小涟漪之后,整个都安静下来。

文昌坊中,距离娄府不过百米有一间小有名气的医馆,名曰:清风堂。

这会,送走金钏后的凌雪雁,将剩下的事交给了新收的女学徒,返身回到后院。

悄然关上院门,恢复本来样貌,仰头看向夜空,微风吹抚发丝,回忆着以往种种,嘴角挂起清淡又暗含思念的笑。

“唳~~~~”一声似鹰似隼的禽啼声,将她从回忆拉回现实。

凌雪雁寻声望去,一条青色光影自东北方极速飞来,清眉微蹙间抬起左手。

“唳~~~”又一声啼音,青影一闪仿佛瞬移一般,下一秒一只神俊之极,却无实体的隼形目飞禽,拍打着长达两米余的翅膀,掀起气浪缓速落在手腕上。

凌雪雁抚了抚禽首,右手结出一印。

隼鸟锐目凝视着她,传来俏丽之极的声音:“雪雁,尚侯国发现两名气运者,据调查分别得到剑型与卷典型金手指,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中,另外在你所处的笃侯国上游宗主国,发现疑似穿越者,请前往核实。”

凌雪雁白眼一翻,手印一变,笑道:“我只是医者,这种事你交给她们去做啊!我这边可能还得等上一段时间,才会天下行走,四处游医。话说回来,灵隼传信术在我们之间,传递消息很没效率,有什么事直接用心铃幻身,再来灵隼本姑娘不接了。”

说完,凌雪雁收起手印,左手做抛势。

“唳~~~”一声啼音响过,灵隼振翅而飞,一眨眼便没了踪迹。凌雪雁收回目光,无奈地摇头走向居所,刚要推门……

“唳~~~~”

“……”凌雪雁无语,仰头抬手。

“我隔你又不远,心铃幻身太麻烦了,夫君开发的灵隼飞信术,百万里之内只要一息可达,不用,不浪费么?话说,你在笃侯国停留很久了耶,是不是找到夫君的转生体了?找到一定要告诉我鸭,我能赶过来的。”

“……”迟疑了一会,凌雪雁还是决定不将刘珝的情况说出去,否则恐怕会天下大乱,到时候全跑来,事情反而难办。

实际上连自己也没想过与刘珝相认,毕竟未恢复前世记忆的他,根本就不能算是自己爱的人。于是回道:“没有找到,我这边是另有任务,很快就能收尾了,早点休息吧,我累了。”

说完,又将游隼放飞,缓缓推门入屋。

一夜悄然而过,转眼日出东方,唯我不……咳咳……。

当刘珝再次醒来时,顿时有种一拳能打死牛的错觉,身体感觉前所未有的好。

除了依旧看不见,其它感知能力比以前更强了。

“可惜,载体数据显示并非数据化,涨了多少并没有直观的显示,嗯?”刘珝“看”了一眼摸卡器,嘀咕了一句,结果看到功法栏《虚脉气卦术》的修炼极限从灵神期变成了???。

有一丝窃喜,抬手摸了摸眼前,知道自己眼睛被蒙住了后,也没有手贱的去解。

听到屋外杂乱地脚步声,缓缓坐起身。

侍书今早比较忙,考虑到小姐昨夜没吃东西,心想可能早上起来会饿,所以很早就与侍读起来忙活,准备好早膳,正好时辰也差不多了,便和侍读一道进屋,

见刘珝已经起身,侍书端着水盆连忙走了过去:“小姐,是不是饿了?先洗漱,早膳已经准备好了。”

刘珝闻声浅笑:“谢谢!”

侍读将食盒搁置桌案,取了一套衫裙:“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来,先穿衣。”

“好!”刘珝张开双手,问道:“侍笔侍墨,还没有起来?”

侍书拧干手帕,一边给他擦拭小脸的同时,回道:“还睡着呢!小姐,今天有什么书想听?”

刘珝想了想,得想办法赚钱了,下次摸卡得800文,仅靠月例至少等两个月,根本耗不起,于是缓声道:“不,今天先不听书,去外面走走。”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