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嫡女谋:嗜宠佞毒妃》嫡女谋嗜宠佞毒妃免费阅读 straight(直人文) 嫡女谋:嗜宠佞毒妃网盘

更新时间:2020-09-10 12:08:09

《嫡女谋:嗜宠佞毒妃》嫡女谋嗜宠佞毒妃免费阅读 straight(直人文) 嫡女谋:嗜宠佞毒妃网盘 已完结

《嫡女谋:嗜宠佞毒妃》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风陌庭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云盏,泠风

《嫡女谋:嗜宠佞毒妃》是风陌庭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嫡女谋:嗜宠佞毒妃》精彩章节节选: 慕槿怔了怔,眉间淡蹙,显然是方才急于出手,云盏正在身后,他心里必是怀疑她了。 她想了想,正要转身时,那道微凉的目光也收了回去。现...展开

《嫡女谋:嗜宠佞毒妃》免费试读

慕槿怔了怔,眉间淡蹙,显然是方才急于出手,云盏正在身后,他心里必是怀疑她了。

她想了想,正要转身时,那道微凉的目光也收了回去。现在如果她要解释,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显得心虚。

所以,倒不如什么都不说的好。就让他以为她急着出手救疑凶,不想让证据没了就是。

这么一想,心里便觉舒坦一些。

思索间,那原先提着李夫人后颈的黑衣男子已松了手,转了身。

依稀可见他腰间佩着一把剑,剑鞘暗沉殷红,在火光映衬下更显煞气阴冷,隐约可见这上面绣着一些别致纹饰。

他面无表情地拱手向云盏见礼,冷漠道:“云相爷有礼,这莲公子乃是我家世子爷的义弟,今夜世子爷有事,无法前来。特派泠风赶来向云相爷转告一声,莲公子的为人,世子爷敢用名誉担保,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还请云相爷细细查证,莫要冤枉了无辜之人。”

言语之间除了淡漠,却连一丝恭敬之色也不见,这意思便是他家主子要护下这人了。

慕槿有些诧异,看着这素不相识的人,怎会好心帮莲柚。可是听到他口中的世子爷,以及看到正气喘吁吁步入院内的一个淡青色少女身影时,心里也一片了然。

云盏目光幽幽,如画的眉目间多了几许浅魅,轻勾的薄唇不知是笑还是讽。总之,眼底多了些低沉。

过了片刻,他嘴里细语着几字,似是回忆,“赤火炼,寒冰锻,佞尘泠风,剑冠天下。宁可屠尽万人城,不叛心中一点情。”

话音低沉,不含褒贬。

再抬眼,云盏的眸光已是清凉如水,淡无波痕,“忠心耿耿,甚为敬佩。既是你家主子开了口,此事本相定要好好地查了。”

话语冰凉,暗含不明意味。

慕槿听着云盏的话,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还是察觉到其中一股不正常的暗暗较劲。至于为何,只能以直觉二字交待。

泠风微颔首,既交待了话,这里便也没他的事。他转了身,脚尖踩地,飞身屋顶,踏过瓦片,消失在冥暗夜色中。

收回目光,慕槿眼里一片幽沉。心里已知晓是萝儿前去请素和出了手,救下柚儿。

泠风的那番话,倒像是说给她听的,素和用名誉信任她,自然连带着也相信她手底下的人。

既然是素和发了话,那柚儿多半也可免去这顶冤枉罪。只不过为了查案,柚儿免不了牢狱之灾。

也好,让他在牢里待一阵,长长记性,吃吃苦头。不然下回再遇这种事,还是要栽跟头。

泠风一走,那剩下的事便是尽快找到真凶,了结了这个案子。

在此等了许久,却还不见仵作的人影,那林玉堂也等得焦急,额间的汗一抹再抹,甚是焦虑。

而那李夫人此时倒显得安静许多,她的仆人也赶来扶住她。显然是看到了云盏在这儿,任是她如何刁蛮,也不敢在这儿胡乱发疯了。

终于,连云盏似乎也等不住了,一手负在身后,动了动唇,清冷一问:“林大人,人呢?”

眼里觉着似乎总含着一抹浅笑,可是细细看去,竟连是寒凉是笑意也分不清了。

林玉堂哆嗦了一下脚,微颤,道:“这、这下官也不知,许是、是路上出了事,应该快到了,快到了。”

吓得他连眼皮子也不敢再抬一下,只得一个劲儿的解释,找可信的理由。

显然,云盏已不信他这话,那淡如冰诀的眸光微沉,周身一股冷意缓缓流淌。

身前,慕槿心里微思一番,便转了身,低头向云盏压低了音,“相爷,若不介意,可否让小的试上一试?小的自小混迹于乡野市井。对于这验尸一事,不说精通,也是晓得个那么一二的。”

话音一落,院内便又陷入了安静。就连人浅浅的呼吸声似也能听见。

云盏低了眸,眼底浮现一抹流光,静立不语。似是在思考她话里的真实性,又似在仔细观察着这人的面部表情。

慕槿低着头,不知道面前这人的心思,心里只觉他怕是对她又要疑上几分了。反正左右都是疑,她干脆故作坦荡一些,倒显得问心无愧,耿直利落。

毕竟,这尸体总不能搁这儿不闻不问吧。

就在她以为那人不会说话的时候,却听到耳边传来冰凉低沉的一字‘嗯’。掷地清浅,却暗含力度。

慕槿点头,转身便朝那具无头尸体走去,一把掀开了整块儿白布,露出一个略显臃肿的身材。让人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她蹲下身来,仔细观察着尸体上的痕迹。

林玉堂见有人验尸,心里自然是一万个愿意。再怎么样,这云相爷估计也怪罪不了他什么了。

暗吁一口气,他便站在一边恍若不存在的木头,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云盏目光投向地上那抹无头尸体上,眼底流转着几丝意味,眉间淡蹙。

当着众人的面,慕槿现在也不能大展拳脚,只得扒一扒衣服,验一验裸露在外的皮肤。看看有无其他受伤或者致命的痕迹。

除了看见手指上有明显两个不深不浅,米粒般大小却不致命的血洞以外,没有其他任何发现。

再仔细检查一番锁骨以上的伤口后,慕槿起了身,眉头微拧。看向立在前方的云盏,低头禀报:“回相爷,因某些原因小的查探不全。所以小的在这具尸体上除了看到手指上有几个不致命的血洞,和有一些轻微挣扎的痕迹外,没有看到其他任何伤痕。”

虽然这尸体头颅没了,鲜血几乎流尽。似乎是被人割了头一刀致死。

但他身上略皱的衣襟,以及微僵的脚和向内折的手臂却在昭示着,这并非是被人割了脑袋致死,或许,他是被绞杀窒息而亡的。

只是凶手在他死后割去他的脑袋,除了要隐藏什么以外,暂时还想不到其他任何目的。

现在,要检验他是否是绞死并不是太难。除了要找到那颗丢失的头颅以外,剩下的还需再查验一番即可。

那颗头颅到底去了哪里,凶手割掉他的头做什么?慕槿现下除了能想到这些,也没有任何头绪。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通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