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权柄》权柄 三戒大师新笔趣阁 BI 权柄耽美

更新时间:2020-09-10 12:08:52

《权柄》权柄 三戒大师新笔趣阁 BI 权柄耽美 已完结

《权柄》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三戒大师分类:历史主角:秦雷,沈洛

《权柄》作者:三戒大师,历史类型小说,主角:秦雷,沈洛,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东齐号称礼乐传邦,皇家奉至圣先师孔丘为祖,最重礼教,体制严谨。丞相府作为齐国首宰驻跸之所,自然气派非凡:但见一棵千年古槐,冠如华...展开

《权柄》免费试读

东齐号称礼乐传邦,皇家奉至圣先师孔丘为祖,最重礼教,体制严谨。丞相府作为齐国首宰驻跸之所,自然气派非凡:但见一棵千年古槐,冠如华盖,覆住宰相府正门。两丈高三丈宽的一对朱红大门上皆卯着纵七横七四十九颗鎏金钉,与门前那对威武的石狮一齐昭示着府院主人贵比王侯的身份。

秦雷下了车,站在丞相府高高的台阶下,似乎有些局促,眼神散乱无主,身体也微微佝偻。铁鹰黑着脸把布满褶皱的请柬递给知客,便一言不发的大步迈进王府。

秦雷这才反应过来,忙迈步跟上铁鹰,偏偏齐国礼服下摆紧窄,相府台阶又高,小质子不由踉踉跄跄,苦着小脸,提起衣襟追了上去。

相府护卫知客们面面相觑,转而又低声嘲笑起来。过了好一会才想起职责,忙一起唱到:“止戈公到……”

相府果然庭院深重,一层层的传报声还是跑在客人的前头,进入宴客的正厅。此时喜宴早已开席,看那些宾客微醺的模样,似乎已是酒过三旬……

听到传报,厅中一下子安静下来,达官贵人们纷纷扭头看向门口,想瞧瞧这个最近京中最热的话题人物是何模样。

最先进来的确是一个身高八尺,满脸虬髯,门神般的巨汉,待看清他身上的侍卫服色后,贵人们才松了口气,现实与理想差的太远,总是不好受的。

那大汉站定后,抱拳粗声道:“大秦绥节使,五皇子殿下敬祝大齐丞相添丁之喜!”说完侧侧身,众人才看见铁塔汉的背后挪出一个人,只见他面色惨白,目光游离,身形呆滞,神态慌张,唯唯诺诺,小心翼翼。这才对嘛,这才是被大齐囚禁十六年的可怜质子应该有的倒霉模样。众位大人心态平和下来,把早准备好的或嘲讽,或鄙夷,或唏嘘的各种表情挂在脸上,纷纷扭回头去,继续饮酒作乐。

秦雷团团作揖,厅中众人模样尽收眼底。那坐主位的白胡子瘦老头想必是上官老儿,此刻正捻着酒杯与左首边第一位的黄胡子大胖老头交谈着什么。两人的眼睛却时不时的瞟过来,尤其是胖老头,面色不善。这屋里第三个引起他注意的却是坐在门边的一个胡子拉茬的布衣汉子,三十许的年纪,一直闷头喝酒,也不与别人交谈,在满屋锦衣的环境中显得格格不入。

似乎没有人听到铁鹰的通报,主人和宾客都忙着对酌交谈,没工夫往门口望,主仆二人就这么杵在门口,面红耳赤。

铁鹰刚要发作,听到耳边细不可闻的一声咳嗽,才强忍住,拳头攥的格格作响。铁鹰用余光看殿下,他正微低着头,似乎不知所措。可从铁鹰这个角度恰好看到殿下眼中那一闪即逝的戏谑。

自从收到请帖,秦雷便知道他与沈洛的谋划成功了一半。沈洛无数小手段、几个大手笔终于换来这次见面。齐国丞相要看看这个传说中傻傻呆呆的质子是否真的一无是处,倘若不能给齐国带来威胁,那么给陛下和太后一个面子,同时又能避免战争,给齐国几年准备时间,何乐而不为呢?

秦雷通过与沈洛的印证,几乎肯定了上官云鹤的心思。心理学上,如果一个人希望一件事情往一个方向发展,他便会重视信息中可以佐证自己推论的情报,而忽视有悖于推论的情报,这就是日常说的先入为主。

作为一个在襁褓里便开始人质生涯的小子,实在是不能引起齐国巨头们的关注,若不是上官云鹤生性谨慎,连见这一面都是没有必要的。

所以秦雷从一开始,要做的便是顺从上官云鹤对自己的判断,尽量自然的强化它,让事情向上官丞相希望的方向发展,这样会少很多麻烦,顺势而为就是这个意思。

思路清晰了,便不会被周围人的嬉笑所激怒,反而有种愚弄别人的快感,至少秦雷现在就很爽。

~~~~~~~

上官云鹤睥睨着门口可怜的质子,心里却想的另一回事,齐国这些年很不好,连年大旱,百姓生活困难。偏偏那些皇亲贵戚,官员士绅沉迷于十几年前大胜秦国,辟地千里的荣光中不可自拔,整日里骄奢Yin逸,浮华奢侈。国库被这帮水蛭吸食的亏空巨万,形同虚设,不得不加重税赋,竭泽而渔,弄得民不聊生,卖儿鬻女,时不时有暴乱发生。

他要实行改革,他有一大套澄清吏治,保护农业,发展军备,精兵强武的政策要实行,他要**既得利益者的反弹,要确保新政的落实,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时间!

因而齐国十年内不能发生也经不起战争,尽管有号称战神的百胜公,有百战百胜的百胜军。所以他才会不顾与赵无咎多年的交情,主张放质子回国。若不是他自己愿意,这天下又有谁能左右大齐丞相的注意呢?皇帝也不成。

所以他决定放秦雷回国,堵上秦军的嘴。当然如果秦雷优秀到一定程度,他是不会放虎归山的。

良久,他才从思绪中摆脱出来,似乎才看见门口二人,哈哈大笑道:“原来是止戈公大驾,公爷来晚了,快快入席,罚酒三杯!”

一众宾朋纷纷附和道:“罚酒三杯”“怎能来晚了?”“不敬,大不敬”之类的屁话。

铁鹰大怒,欺人太甚了,你请柬上说午时,我们提前半个时辰便来了,还是没赶上开席,这不是故意戏弄是什么?更气人的是,入席入席,席在哪里?哪有一张空席?

他脑门青筋突突直跳,便要发作。这时秦雷急切的对上官云鹤辩解道:“不怨我,不怨我,都怪这黑厮磨磨蹭蹭,您要罚就罚他吧。”面色惶急,左看右看,终于在那布衣汉子身边找到空位,小跑过去坐下,还不小心带倒了汉子的酒壶,撒了一身。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