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驯夫小野妃:腹黑王爷难搞定》王爷驯夫 小说目录 驯夫小野妃:腹黑王爷难搞定男妃文

更新时间:2020-09-15 18:02:59

《驯夫小野妃:腹黑王爷难搞定》王爷驯夫 小说目录 驯夫小野妃:腹黑王爷难搞定男妃文 连载中

《驯夫小野妃:腹黑王爷难搞定》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轻寒公子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宇文昭,邹卫

轻寒公子新书《驯夫小野妃:腹黑王爷难搞定》由轻寒公子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宇文昭,邹卫,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说着,她就跑到马那边,将马鞍上的东西都解了下来。 里面居然还有创伤药。 “你怎么不早说有药?!” 宇文昭没回答,却道:“把那……...展开

《驯夫小野妃:腹黑王爷难搞定》免费试读

说着,她就跑到马那边,将马鞍上的东西都解了下来。

里面居然还有创伤药。

“你怎么不早说有药?!”

宇文昭没回答,却道:“把那……红色的拿过来——”

“还有火折子。”

桃夭夭看见他用左手接过那个叫火折子的东西。

“会吗?”他问她。

她摇头,“这,这是什么?”

宇文昭往后坐了坐,靠住了后背,用没受伤的左臂拿过那火折子,对着一头吹了大口的气,然后又小口送气。

桃夭夭看见那土黄色的筒子里冒出红彤彤的火星。

然后,她看见他试图去用右臂拿起那个红色的类似炮竹的东西,似乎有个引信子。

“我来——”她连忙帮他拿过去。

宇文昭却将火折子递给她,用自己的左手拿了红色的引信子向火折子的火星靠近。

“嗤啦啦~”信子烧着。

“噌”地一下,这东西以极快的速度窜向晴空。

高空中绽放红黄绿三色烟,并不是烟火。

这东西比一般的炮竹冲劲更大,飞的更高。掌控度有些难。

宇文昭看了下天,这才舒了口气往后仰了背,淡淡道:“多谢叶姑娘帮忙。”

桃夭夭问,“这是做什么?”

“通知我的人前来。”

“噢——”桃夭夭顿时领悟,忽然喜上眉梢,“这么说,一会儿你就有救了?”

宇文昭没说话,只点了点头,然后阖了眼在那休息。

桃夭夭忽然觉得自己没什么价值了,人家是王爷,一会儿就来大批的人救他,自己真是好心泛滥。不过又一想,就当自己为君师兄才便宜这个王爷。

她多少有些好奇,既是堂堂王爷怎么会一个人?又是什么人敢截杀齐王呢?但她不会问出口。

此时天色渐晚,远山一片火红霞光,飞鸟成群地投林归巢,树上开始热闹起来。

二人并靠坐在大树下,沉默等待着。

宇文昭悄然睁开眼睛,落日余晖下,丫头发呆的脸庞映照得如红霞般俏丽。

终于,远处传来阵阵策马声,桃夭夭有些紧张的看向闭目的宇文昭,小心道,“不会是坏人吧?”

宇文昭睁开眼,淡淡的一句,“别怕。”

桃夭夭的一颗心顿时安稳了下来。

果不其然,一众人纷纷下马,在离宇文昭一丈外跪地请罪,“请王爷降罪!邹卫护驾来迟!”

宇文昭苍白的脸看不出喜怒,只冷眼瞟了近前的一青衣人,青衣人邹卫先是看见王爷的伤,然后瞟了一旁站着的桃夭夭,故作惊愕道,“王爷您受伤了?!”

“何安去哪了?”

齐王却突兀的问了别的。

“回王爷,何将军带人四处寻找王爷下落,想来与属下走漏了。”

宇文昭淡淡看了下四周的护卫,皆是自己向来的近卫军,瞳眸里似乎早有思虑。

“本王受了伤,骑不得马。先去准备一顶轿子。”

桃夭夭不由地看了眼宇文昭,心想,这真是王侯脾性,一点罪也不肯受。

这山路崎岖的,哪里来的轿子?也真会为难他的下人。

这时青衣人道:“王爷稍后,属下这就派人去弄轿子。”

他回过脸对左右的人,“快!立时去这附近弄顶车轿来!不得耽误!”

于是,余下的人就侯在当下,静静等着车轿的到来。

桃夭夭觉得气氛有些怪异,闷得很,尤其那齐王更是一张冷脸让人莫名担心。

她便讪笑道:“王爷,您看您的人来了,估计是用不到我了。我有事,先回去了。”

“不可。”

冷脸王瞟了眼桃夭夭不敢置信的表情,继续道:“本王负伤时,你恰在一旁,莫非仅仅是巧合?”

桃夭夭简直气的不行,“真是狼心狗肺!我好心救了你,你却恩将仇报!”

她心里悲催死了,这简直就是哑九讲的农夫和蛇的故事。

一旁的邹卫眸中飞快的闪过一抹惊慌,片刻,小心问道,“王爷……这丫头如何处置?”

宇文昭不紧不慢道,“本王的伤暂时需要人照料。”

桃夭夭气不打一处来,“我再不会管你!”

宇文昭的眼神寂冷如初,并不做表示。

邹卫在那左等右看,并查问车轿的事,待过了会儿,他又道,“王爷,天色已晚,这附近山野一时难以找到轿辇,属下担心王爷的伤拖下去不好,可不知王爷能不能忍耐一下骑马?”

桃夭夭扁了扁嘴,心想,这里偏僻山野,傻子都能知道找不到车轿,这个齐王爷真是强人所难。

宇文昭看了四下的护卫,便动了动身体,表情倏然疼痛得很。

“王爷?”邹卫近前很是担忧的模样。

王爷咬着牙,气馁道:“伤在筋骨,驾驭不了马。”

“王爷放心,属下来为您驭马,路上我们可以慢点,等到了好一些的山庄,想来会有好的车驾。”

宇文昭看了眼桃夭夭,将左臂伸给了她,桃夭夭心里虽有不甘,但慑于他们人多只得咬牙扶住他的左侧身子。

这一扶,才知道他身体真沉,只压得她龇牙咧嘴,直不起腰来。

这邹卫想过来扶齐王,便听见王爷吩咐,“你亲自将马牵过来——”邹卫瞥了一眼桃夭夭,遂去牵马。

马镫前,齐王刚踩了上去,身后有剑刃出鞘之音。

“受死吧!”

桃夭夭尚未反应过来,身体已然被齐王的左臂一拢,翻天覆地之后,自己竟然上了马背,身后便是齐王的胸膛。

桃夭夭定睛一看,马下的护卫居然皆抽剑对向齐王。

这一刻,她方明白,原来他们来救驾是假的,其实是伺机来取齐王性命的。

她脑子一片混乱。

宇文昭用没受伤的左臂拽住马辔,骏马嘶鸣,“抱紧我!”

桃夭夭闭上了眼,直觉得一阵风过去。

再睁眼,马匹已经瞬时闯过围堵,奔了出去。

身后的邹卫大喊:“上马追!决不能让他逃了!”

*

桃夭夭在马背上颠簸得要掉了下来,好不容易直起了腰,便看见后面追来的马越来越近,大喊催促道:“他们追来了!你快点啊!”

“叱——”宇文昭忍痛策马。

这齐王的马匹原就是一匹战马,速度和耐力极好,又通人性,唤作“追风”。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